如e如皋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如皋:喝不够的家乡酒

前几天,在朋友圈转发了几篇“寻梦乡愁”的文章,有友人在《寻梦乡愁·父亲的藿香饺》下面留言说:“想看你写家乡的黄酒”,我轻轻一笑,当作一个玩笑。近日,当我再次跟朋友说起这个“玩笑”时,朋友劝我应该认真地写一写那让你魂牵梦绕的家乡和怎么都喝不够的父亲的黄酒,遂有此篇。

依稀中记得小时候似乎家家户户都有几坛黄酒,我常常跟朋友开玩笑说,当年关羽温酒斩华雄,温的就是我家乡江苏如皋的白蒲黄酒。逢年过节或是红白喜事,主人家总是要捧几坛珍藏多年的黄酒出来,敲掉封泥,用热水温过后给每位来宾斟上一碗,瞬间满屋子酒香,这香气也成了我对家乡最深刻的记忆。

小时候,家乡的人喝酒都爱用碗,现在似乎“斯文”了一点,改用杯子了。我第一次喝酒也是用的碗,还在世的奶奶有天中午带我到村里邻居家喝喜酒,邻居大爷给我舀了一小碗黄酒摆在我面前,捉弄我说:“小家伙,你敢不敢干了这碗酒啊?”,我很豪气地几口把它干掉,随之很快就上摆下摇,左歪右斜,悠悠旋转,风摆荷叶一般跌跌撞撞地游走在乡间小路上。到了晚上,稍稍醒酒了,邻居又给我舀了一碗酒逗我,我可再也不敢碰了。也许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品尝了家乡的味道,现在这味道也已经成为我品味乡愁的滋味。

每次跟朋友谈起家乡,我总是念叨起父亲每年都要酿的那几坛黄酒。酿酒过程的记忆也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而变得越发模糊了。我离开家算是比较早的,初中开始在校寄宿,一般是一周回家一次,高中是一个月一次,大学则是半年一次,工作以后更加要一年多才回家乡一次,父亲则每年都在为我酿着一坛又一坛的黄酒。白蒲黄酒正似离乡游子的愁绪,经久耐放,越陈越香,入口醇香,令人品尝过后回味无穷。没有回家乡的这两三年,我时常会打开从家里带来的父亲酿的黄酒,闻一闻酒的香,尝一尝酒的醇,再恋恋不舍地封起来,似乎这样才能稍稍缓解我那急切的思乡愁绪。

南下广东工作和生活已逾20年,但饮食的口味和习惯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每次能够品尝到亲朋好友从家乡捎来的食物,都会让我惊喜万分,回味无穷。白蒲茶干、蟹黄鱼圆、藿香凉茶,这些白蒲人共同的乡味固然能够一缓我的乡愁,但怎么都比不上父亲酿的黄酒。每次从家乡出来,不管旅途如何不便,不管路程多么遥远,我都一定要带几坛回来才肯罢休,因为这酒是我永远都买不到的限量特供。

我喜欢把白蒲黄酒和朋友们分享。白蒲黄酒,度数很低,不过后劲足。父亲酿的黄酒放倒了不少朋友。朋友们对黄酒是又敬又畏。其实,我也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父亲酿的黄酒似乎真的比市面上的普通黄酒更容易醉人呢?有一次回到家乡,刚好父亲在酿酒,他给我揭开了谜底。他在按照普通黄酒酿造的程序中,更改了其中的一个工艺:把本应当兑水陈化的环节,改成了兑高度数白酒后再陈化。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容易醉人,原来这是黄酒和白酒的混双冠军级选手啊,但愿这冠军不会老去,永不退役。

前些年回到家乡,父亲跟我说:“这次给你带的黄酒是最后一坛啦,我老了,身体也没力气了,再也酿不动了。”这时我才认真地看到父亲已经沧桑的脸和悄悄弯了的背,百感交集,不禁双眼朦胧。于是赶紧打趣道:“您这酒喝醉过我不少朋友呢,那以后他们可就没有这个口福喽。”父亲笑呵呵地问道:“你的朋友们爱喝这个酒吗?”我说:“特别爱喝,您酿的黄酒不像普通的黄酒需要温着喝,他们都感觉这个酒初入口有点甜,很好入口,不知不觉中就喝多了。”父亲一听马上来了兴致,立即表示要再坚持几年,每年酿几坛给我。就这样,我又继续筹划着下次回到家乡,怎么多带几坛黄酒回来,与好友们一起尝一尝父亲酿造的普普通通但又完全不普通的黄酒。

父亲慢慢老去,终究有一天我再也喝不上这父亲特酿的黄酒了。不过对于一个游子而言,家乡白蒲就是父亲自酿黄酒的根所在,亦是我的根所在。人生如浮萍,飘飘荡荡,但根总在水下面牵着,总会带给我怎么喝都喝不够的白蒲黄酒,怎么回都回不腻的家乡。(曹志明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