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e如皋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颐园往事丨沙元炳出任省议长始末(上)

1.jpg

如皋沙元炳,清末民初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诗人,他的一生,履历丰富,游离于宦海、商场、杏坛。在他众多的职务中,级别最高的当数江苏省议会议长。 只是有关他的议会生涯,众说纷纭,不仅不准,更无详实史料。像《如皋县志》(1995年版)记载:1913年,沙元炳被选为江苏省议长,不久……以病辞职。《古邑如皋一片金》记为:沙任江苏省议会议长,不久,即托病辞去。《南菁书院志》又记:沙当选为江苏省议会议长,坚辞不就。沙氏后人《沙元炳先生传略》也记江苏省议会成立,沙元炳被推为议长。诸如此类的记载,无不认定沙元炳未任此职,或任职后很快辞职。事实真非如此。笔者依据民国《时报》等报刊的报道,结合沙元炳遗著《志颐堂诗文集》的诗文,兹将沙元炳任职省议长的历程及辞职缘由,简述如下。

2.jpg

据《江苏省志·人民代表大会志》诸书记载,1912年,民国初立。是年10月至12月,江苏举办第一届省议会议员选举。沙元炳为此有所感触。《志颐堂诗文集》录入一首《复选省议会日,步至金山》便可为证。此诗列于《癸丑元日观群堂梅叠施字韵》之前。“癸丑元日”即1913年春节,所以“复选省议会”当指1912的岁末选举。此诗颇长,其中数句,直抒胸臆,意味深长。那天沙氏不在南京,而在镇江金山江畔,他感慨“沧桑咫尺悸吾魂,况决双眼睇神州” (原书讹误“决”作“抉”):魂悸心惊,情绪不佳,跃然诗中。情景交融,诗末又有点睛之笔:“江风惨惨日将夕,竚看万怪争洪流。”前句暗喻江河日下,不禁使人想起清末民初腐朽的社会。后句中“万怪”是不是指那些不务实、不清廉的官员、名流呢?答案在随后的选举中,可以见微知著。

3.png

1913年2月22日至5月12日,江苏省第一届议会在南京丁家桥省议会会场选举许鼎霖为省议会议长,钱崇固、沙元炳为副议长(《江苏省志·人民代表大会志》)。沙元炳是民国江苏省第一届议会第一位副会长,不是正会长。其间,沙元炳一度短暂逗留南京。3月7日《时报·专电》刊出消息:“省会副会长沙元炳今日(六日)到宁,共和党订期开茶话会欢迎。”随后沙氏返回如皋,又欲再来南京,消息再次见诸报端(1913年3月13日《时报·专电》):12日,“省会副会长沙元炳由如皋启行来宁,中途病作复回籍,声明兼病假”。 《志颐堂诗文集》中于《癸丑元日观群堂梅叠施字韵》之后,录诗为证——《赴江苏省议会,舟行至唐闸,病作却回,赋二律》:

4.png

一手难回万派东,旋车吾分岂天穷。安排懒性从多病,弃掷名心渐老翁。朋旧远分软臂酒,闲身无碍打头风。春江着意催归兴,岸杏墙桃已自红。

内热隆隆蕴百忧,吾生如序已惊秋。知无鸾凤嘲篱鷃,任说猕猴驾土牛。论事甘藏三尺喙,虚名只博一身疣。衰迟久息元公梦,揽袂云将逐化游。

两首诗作都是肺腑之言。“一手难回”明示:孤掌难鸣,很难挽回政坛腐朽之势。“渐老翁”“ 已惊秋”呼应,沙氏年近半百,已无“名心”:追逐政界,求取功名。“猕猴驾土牛”典出《魏晋世语》,是指晋升缓慢又何妨?末句“元公”是那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廉宦周敦颐,他有名句:官清赢得梦魂安。沙氏素来仇视腐败,但他连为何要放弃(久息)为官清廉的梦想呢?而去“化游”——归隐家乡,兴办实业、教育呢?

5.png

除去身体抱恙外,还有深层原因,即与前诗所述“万怪争洪流”,无不关系。佐证就是1913年沙元炳当选副议长后,其家乡刚刚创刊的《皋鸣报》对于选举腐败一事,给予曝光。《皋鸣报·国内纪事·江苏省议会》刊出重磅消息:

江苏省会久经开幕,初选议长许鼎霖当选为正议长,沙元炳、钱崇固为副议长,而全省之攻许者蜂起,为许辩者亦蜂起。究竟许仍就职议长。选后即选参议员,而金钱运动之声,大播报纸,描写丑态,几于不堪闻问……

在为友人邓璞君《义庄记》写文时,沙元炳引用了《汉书·疏广传》中的名句“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表达了聚财的危害。他还回顾了隐士庞德公的故事,规劝世人不要贪财。在送友人赴京为官时,他又写道:“乱世官难着腐儒,怪君独向冷曹趋”,说明沙元炳看透了清末官场的腐败腐朽。如此清廉系心,沙元炳的眼中怎能容下“金钱贿选”呢?作者 彭伟 丛越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