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e如皋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半碗白米饭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如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战高沙”运动。

根据石庄区委统一部署,石南公社把石南洪港大队第十三生产队的劳力安排到吴窑公社王桥大队参加那里的削平高沙土劳动,当时年仅二十岁的李玉如也在其中。

李玉如就是我们今天故事里的主人公。李玉如和其他几个人被安排住宿在王桥大队一个姓黄的农民家里。

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记得,计划经济时期,粮食都是按照计划限量供应的。吴窑作为传统的高沙土地区,每人供应的口粮很少,家家户户都是半饥半饱有一顿没一顿的状态。一天三顿常常用胡萝卜、大头菜来充饥,逢时过节才能吃一顿米饭,也都是用一点点米拌和十几倍的大头菜或胡萝卜煮成的饭。

当时支援平高沙的大队,都是自带口粮,自备伙食。石南公社处于圩田地区,可以种水稻,生活条件相对好一些。因为干的是重体力活,每天中午参加平整土地的民工每人都能分到一碗白米饭。

开工第一天中午,李玉如从工地食堂打了一碗米饭来到黄家,准备吃饭。李玉如才坐下,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原来,旁边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双眼紧紧盯着小李手上的那碗白花花的大米饭,怯生生地躲在一旁。

看到孩子的样子,年轻的李玉如吃不下去了。他把孩子喊过来,拿了个碗,拨了半碗饭给他。孩子的父母见状急忙赶来推却,这怎么能行?一来那时大米金贵,二来工地上的饭是每人定量分配的,分给孩子半碗,李玉如自己肯定就吃不饱,干的又是重体力活。黄家的大人说什么也不肯接受李玉如拨给孩子的半碗饭。

李玉如是真心可怜那孩子,无论如何坚持要让孩子吃了那半碗米饭。他说孩子不吃,他自己也吃不下。在李玉如的一再坚持下,黄家的大人松口了。尽管自己只吃了个半饱,但是一想到那小男孩大口吃饭时的样子,小李心里就觉得特踏实。

后来就成了惯例,每次开饭的时候小李都要分一小半给那个孩子。在那个普遍饥饿的岁月里,每顿的这半碗饭让这个小男孩记忆终身。

转眼间,二十多天过去了,平田的任务完成了,李玉如他们要回家了。离开王桥大队那天,小男孩和父母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特地问清楚了李玉如的姓名。

回家后,李玉如回到日常的生活轨道,参军、复员、娶妻生子……他压根没想到,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一直惦记着他。

孩子很聪明,尽管家境贫寒,学习成绩却很优秀,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一路走来,顺利地完成初中、高中学业,考上全国重点大学,毕业后踏踏实实勤奋肯干,从祖国的大西北一直干到国务院某部门。

在世人眼中,这孩子可谓人生得意。可不管何时何地,不管经历过多少世事沉浮,他始终没有忘记李玉如。他始终记得李玉如当年拨给他半碗饭的情景,这份情他念了一辈子,这份善跟了他一辈子。

那个小男孩每次回家乡探亲,都不忘寻找李玉如。他多次找到石南公社请求帮忙寻找李玉如,但因当时没有留下详细地址,每次都是劳而无功。

皇天不负苦心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吴窑天鹿鸽养殖场遇到石庄镇洪港村的村干部蒋桂华,蒋桂华认识李玉如!

当年那半碗米饭结成的情义,就像酒一样,经过几十年的酝酿,历久弥香。如今李玉如已六十多岁,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也已五十岁开外了。几十年后,再次相见,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两人心中的所想所感,两个男子汉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一起……(罗强)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