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走进疫情中的高考生刘天睿:逐梦前行 不负韶华

木制书桌的右上角贴了一张便利贴,四周用胶带加固着,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小字,而中间那行“南京师范大学”的字样被红笔描粗了一遍又一遍,旁边围绕着几个不起眼的数字和几个复杂的英语单词。书桌的主人就是本次的采访对象——刘天睿,他告诉记者,数字是他心里各门学科的目标分数,而英语单词是他从英语报纸上摘录的好词。

“鹏北海,风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2021年高考大幕缓缓落下,这一年是江苏学子们新高考“首考”。刘天睿就是刚从高考大军中退潮的一名准大学生,同时,他也有另外一层特殊的身份:经历过新旧高考的复读生。

逐梦前行 海阔天空

一年前,2020届高考成绩出炉,而那一段时间也被刘天睿形容为最黑暗的一片记忆:“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考出这么低的分数。”去年的成绩让刘天睿补录到一所学费极高的中外合办学校,与他自己的目标大相径庭。挣扎了几天过后,刘天睿作出一个勇敢的决定:复读。

2020届是江苏高考老模式的最后一届,延续了2008年政策以来的“三门主科算总分,两门副科划等级”的方式,自2021届改革以来,变成了“3+1+2”模式。其中“3”是指语数英三个科目,“1”是指在物理和历史中选择一门,“2”是指在剩下的科目中随机选取两门。新旧高考最大的区别就是副科也以成绩计入高考之中。

刘天睿在旧高考中选择了物理生物的组合,而复读对刘天睿意味着他将要经历两重困难:不仅比他人多学一门地理,原来划等级的物理和生物也要重新计入成绩。在奔赴2021届高考的跑道上,刘天睿比自己的同学站在一个更远更漫长的跑道上。

“无数人劝我不要复读,这个代价太大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一股冲劲,我心里有自己的一片海阔天空。”刘天睿说,“作出这个决定也与新高考的政策有关,它能让我取长补短。”刘天睿向记者介绍,新高考之中英语的难度大大降低,弥补了他英语不好的劣势,同时,将物理生物计入成绩能让他的优势发挥得更加明显:“我的物理生物本来就挺好,这让我更加有信心。”

向上爬坡 绝不放弃

刘天睿复读的学校是江苏省白蒲高级中学,这是一所在南通排名靠前的中学,“自强不息,追求卓越”的校训深深地烙印在他心里。

刘天睿所在的班更是汇聚了一群卯足了劲儿学习的学生,而刘天睿面对的竞争压力也与日俱增。复读的前几个月,刘天睿的数学成绩出现了慢慢下滑的趋势,一些新的知识点与在老高考中养成的固定化解题思路“相悖”,这让他在面对新高考题型的时候有些手足无措,知识体系的重新解构让他在复杂的数字之中迷失方向。数学在新高考中的占比注定意味着这是一场难打的硬仗,刘天睿形容自己的成绩是一段“抛物线”:“成绩差得没有底线。”

“我好像失去对数学的感知力了。”当被问到这段“爬坡式”的学习经历时,刘天睿屡次提到他的老师——数学组组长郑丽兵,“没有老师们的鼓励,我可能已经放弃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郑老师听说我是复读生的时候,他把我喊到他家里,拿出两张新旧高考的典型试卷,帮我对比分析每条题型的异同点。他要我回归课本,不管多难的题,在课本上总能找到答案,不要自己吓自己。”

高考过后,郑丽兵老师去了一趟城里,给孩子们买了礼物。而带给刘天睿的,是一款黑色的手表。“我天天戴着。”刘天睿笑着对记者说。

网络备考 挑战自我

庚子鼠年,新年伊始,新冠病毒来势汹涌,牵动举国上下的心,中国进入全面战“疫”状态,这是一场残酷且漫长的战争。高考生的生活节奏被打乱,教学课堂也随之由学校教室转移到线上教学。失去了同学之间共同学习的氛围与老师时时刻刻的监督,能否保持高效成为了这批高考生面对的第一个难关。

即便有紧张的高考在前,可面对疫情形势所带来的“全民高科技教学”,高考大军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有一次老师让听懂的同学在屏幕上扣‘1’,结果老师把我们都禁言了,没人扣‘1’,那道题他翻来覆去讲了好几遍,以为我们都不会。”这些啼笑皆非的小事给刘天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家里上学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却并非我们想象中那样美好。”

一开始,刘天睿对于这种网课的模式有些抵触:“我是抱着必胜的决心选择复读的,为此我戒掉了所有网络。网课让我有了接触网络的机会,我特别害怕自己自制力不够,边上课边玩手机。”但是网课模式带来更加严控的管理,让他逐步适应这种信息化模式,“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偷玩的机会,摄像头都开着,你是否在做小动作一眼就能看见。”□实习记者 张凌寒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