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亡母医疗费引发兄弟纠纷

家住我市九华镇的一对兄弟周某芳、周某荣,因为母亲住院的医疗费闹起了矛盾,而且这矛盾一闹就是十几年。在当地矛盾调处中心的调解下,最终,兄弟俩的矛盾被成功化解。

说起兄弟俩纠纷的起因,这可是起“陈年官司”了。大哥周某芳介绍:“矛盾的起因在于2001年,我们的母亲发生了一起车祸。2001年,母亲在过马路时被摩托车撞倒受伤,在医院治疗了好几个月,还做了手术,共计花了6万多元医疗费。”

周某芳觉得,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自己独自承担母亲的医药费很不公平。之后,他数次找到弟弟周某荣一家,希望周某荣能与他平摊这笔医药费,可周某荣一家却并不同意。周某荣的妻子金某萍表示:“我们早就跟父母分家了,母亲出车祸根本跟我们没有关系。父亲去世前也说过不要我们承担。如果要我承担的话,肯定早就承担了,不可能争议这么多年。”

周某芳觉得,虽说自己和周某荣早在1984年就分了家,不过弟弟毕竟也是母亲所生,同样需要承担母亲的医药费。两家人互不让步,从此就闹起矛盾来,而且这矛盾一直持续到2021年都没能化解。经过前期情况调查及协商,调解员认为,矛盾的主要焦点还是在于这笔钱周某荣到底该不该承担、该承担多少。为了将事情一次性解决,九华镇矛盾调处中心决定将双方请到调解室,进行面对面调解。

调解一开始,周某芳就提出了自己的诉求:“目前主要问题是解决我妈发生的车祸费用,医疗费用的事情。我妈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治疗了3个多月,回来以后到了马桥医院,也治疗了3个月左右,前后7个多月,共用去医疗费60500元钱。这个钱是在我手上用的,是我的钱。没有兄弟两个承担,我一个人承担不了。周某荣夫妻两个一定要承担这笔钱。我要周某荣承担一半,也就是30250元。”

可母亲受伤都是20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母亲已经去世了十多年,兄弟俩却还在为医药费的事情闹矛盾,调解员觉得这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当初两兄弟的母亲在发生车祸后,也曾提出诉讼,肇事人已经赔偿了一笔医药费。而且,根据事故发生后如皋市人民法院出具的调解书,医药费也并没有达到周某芳所说的6万多元。调解员希望,周某芳能拿出切实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提出的金额属实。

面对调解员的追问,周某芳支支吾吾,始终未能提供票据,证明自己所提出金额的合理性。最终,根据调解书所列的数额,确定两兄弟母亲的医疗费数额为29738.8元。

周某荣的妻子金某萍认为,自家并没有欠周某芳一分钱,怎么也不同意出这笔钱。在现场,金某萍的情绪非常激动:“他凭什么让我来担,他让我担的话他早在哪的?”这时,周某芳又提出,周某荣还欠了自己1400元钱,希望调解员能帮自己讨回来。金某萍并不记得自家借过这样一笔钱,双方再次起了争执。调解员决定,对两家进行分头调解。

经过调解员的耐心劝解,将心比心,双方的态度都有所软化。九华镇矛盾调处中心首席调解员马建华表示:“无论是从情理角度还是法律角度,周某芳的三点诉求,都难以得到支撑和支持。鉴于从和谐角度出发,构建和谐社会,从亲情角度出发,那么接下来我们对双方分头做工作。工作的结果是,周某芳夫妇承认,下次不再就三个诉求进行纠缠,同意一次性解决。在工作过程之中,金某萍及两位子女,表现的态度我们非常赞赏。他们从家庭和谐的角度出发,看在亲情的份上,愿意给出2000元一次性解决纠纷。”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员的建议,在协议书上签字,调解取得了成功。

到了这里,这起矛盾算是顺利解决了。关于周某荣是否应当承担母亲医药费的问题,记者询问了律师。江苏敏政律师事务所律师兰燕告诉记者:“现行的民法典对于赡养,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成年子女对父母有赡养的义务,这是一个法定的义务。义务是必须履行的,不可以基于双方内部之间的单方面的一个约定,而不履行自己的赡养义务。也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他的兄长向他讨要医药费,说你要给一半,这个也是合理的。因为成年子女对父母双方,都有一个赡养的义务,兄长先承担了他母亲的医药费,等于先履行了赡养的义务,已经把他弟弟未能承担的那一部分一并履行了,之后是可以向他主张权利的。”

不过,律师也表示,根据民法规定,周某芳应在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侵害之日起3年内向法院提起诉讼。因为这笔医药费的支付时间是在十多年前,周某芳当时也没有向弟弟讨要,现在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因此周某芳无权向周某荣讨要母亲的医药费。□融媒体记者韩 循 刘凯 实 习 生周梦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邓天伟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