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花开花落,去留随意

□余慧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入夏以来,树木花草进入旺期,绿意甚浓,而春红渐逝。家中阳台上的花儿也渐次凋零,其中花期最长的也就两三个月。起初,我以为是照顾不周,看见枯萎的迹象,赶紧浇水、施肥,依然没有挽留得住。想来,是花期已过,自然如此吧。

养植物的好处在于,日日可见生命的变化,于无声中感受生长的希望与喜悦。两盆红掌,养了两年多,生生不息。去年一个花期过后,只剩下绿叶的它被移至角落里,偶尔也会给它浇浇水,却未给予太多的关注。阳台上总不缺新的花儿,各种各样的花儿,你方开罢我登场。先生嫌阳台上太挤了,着手清理一番。那不开花的红掌,也在被清理之列。当他端起花盆的时候,我发现红掌的根部隐隐约约露出几个小小的花苞,一点红色的尖尖角。就像望见被裹在怀中的婴儿。我的心刹那间柔软起来,它们被留了下来。不开花就没有生存的权利了吗?既有此问,心中已然愧怍。人喜花开,花开随性。花开花落,何必强求?红掌没有停止生长,默默地扎根,静静地陪伴,直到再次开出花来。最近一个月,红掌长得越发好了,花苞一个接一个,不断绽放,开了个“满堂红”。我不敢贪功说是自己养护得当,植物自身的生命力是那样的势不可挡,非人力所能及。

我最喜欢的是几株蝴蝶兰,颜色清丽、造型优雅。起初不太会养,买入第一盆蝴蝶兰,正是冬天,几日过后,花瓣渐萎。美不长留,我难过了好一阵子。后来才知道,蝴蝶兰喜暖,冬天需保温。我又陆陆续续养了几盆,花期最长的达三个多月。今春以来,蝴蝶兰陆陆续续开放,从春节一直开到现在。直到最近,我发现,原本十分饱满的花朵,不水灵了,就像女人失去了胶原蛋白。花瓣儿也开始变得干枯,没了精神,耷拉着脑袋。我慌了神,以为自己照顾不周,摸了摸花土,还是湿润的,说明不缺水。那会不会是营养不足?于是我又施了复合肥。可是,过了几日,花儿并没有转好的迹象。有几个花朵欲落未落,花萼与枝干保持着微弱的关联,一碰就要掉的样子。我轻轻地抚摸着枝头,又小心翼翼地喷了水,希望能够救活它们,可就在那一瞬间,我亲眼看着一朵花从枝头落下来,我十分惋惜地从地上捡起来,有一种把它粘上去的冲动。美丽的花,陪伴了我数十个日日夜夜,最终还是怅然离去。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有期限的。

阳台上最不起眼的是“驱蚊草”:香叶天竺葵。它的花和叶都有一种香气,可以驱赶蚊虫。当初孩子小的时候买回来,放在他房间里,用来驱蚊。后来它也被请到了阳台的角落里,长期被冷落。因长期得不到滋润,枝干和叶子都是皱巴巴的。或许给其他花草浇水时,它也有幸沾了光,竟顽强地存活了下来。有一天我发现,其貌不扬的驱蚊草,竟然开花了,那星星点点的淡紫小花,精巧雅致。我很是惊喜,也很惭愧。也许我自作多情了,其实对于植物来说,开不开花,随性而定,与人无关。就像黛玉葬花,葬的不是花,而是自己的心事。

花儿离开枝头,是大自然的规律。每一次绽放的美丽,一呼一吸间的香气,那些美好而短暂的瞬间,我都没有错过。我珍惜每一次的陪伴,每一个花开的时候,如此,便无悔矣。

有些人,有些事,就如同这枝头的花朵。花有花期,亲情、友情、爱情,没有什么是真正永恒的,缘分尽了,便散了,不必强留。曾经相遇、相知、相伴,曾经拥有美好时光,曾经彼此珍惜过,便足矣。

人生,浮浮沉沉,起起落落,曾经热泪盈眶,曾经竭尽全力,繁华过后,归于自然,安于平淡。花开花落,去留随意,是一种人生的旷达。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