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观鱼品文人

□彭伟

相比庄子的名篇《知鱼之乐》,《观鱼品文人》的逻辑直截了当,更接近“闻香识女人”。说白了,女人如花,文人如鱼。相比飞禽走兽,鱼类生活在水中。飞禽的天空,传说有仙,真是“紫虚山人”——子虚上人;走兽的陆地,不乏行人,可谓“清道人”——实实在在,清清楚楚的路人。唯有美人鱼生存的水中,忽虚忽实,更似实虚互喜的文人的生活社会。

就像有虚有实,文人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不同西人眼中的literati——文人学士:从文学作品中获取乐趣的知识分子,而东方人眼中的文人雅士,艳羡生活的情趣,追求人生的乐趣。浅井了意解读浮世社会:“活在当下,尽情享受月光、白雪、樱花和鲜红的枫叶,纵情歌唱,畅饮清酒。”这看似日本文人的生活写照,其实就是李太白“今朝有酒今朝醉”“忽闻岸上踏歌声”的续集。古时文人,未必富裕,却很浪漫。不必说名家诗文,即使翻阅同乡如皋文人的诗文集《东皋诗存》《莲因集》《志颐堂诗文集》等,无论是进士举人,还是贡生秀才,品茗饮酒,赏花观月,雅集鸿文,时时不忘,处处皆有。不同层次的文人,就像大白鲨,抑或小沙丁,不分大小,均可如鱼得水,自由自在。

文人的双面镜,一面是道家,潇潇洒洒;一面是儒家,孜孜矻矻。好比报恩当牛做马,文人只要出仕报皇恩,即使“当鸟做鱼”,也是心甘情愿的——“鹤鸣九皋”“飞鸣在即”“鲤鱼跳龙门”,自古有之,流传至今。权力的辽空,当然不是鱼的天地。文人治国,常常失败告终。宋徽宗、南唐后主,沉迷书画诗词,亡了国;曾国藩、李鸿章,一时权倾朝野,最终寒心政治,还落得个历史骂名。大多文人,如同历史长河中的过江之鲫,连个名号,都未留下。

治国理政,文人也非完全没有出路。有趣的宋神宗询问臣子:胡瑗与王安石,谁更优秀呢?大臣有言:故今学者明夫圣人体用,以为政教之本,皆胡瑗之功,非安石可比也。若论地位、权力,王安石就像鲨鱼,高高大大;胡瑗就像沙丁鱼,普普通通。若论贡献,没有大量的沙丁鱼,海洋的生物链将中断,正如胡瑗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人才,如砖如瓦伴着栋梁王安石,才能撑起国家的大厦。

自古以来,文人也常常不受待见。滑得如鱼头,装得如石斑,还有一股千年不变味的酸气,危害超过鲍肆里的臭味。正是“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沾染了酸腐自傲的习气,文人往往自命不凡。些许文人,明明水平有限,恰是Toliet Paper(厕纸),用来擦下面的;却认定自己为Tissue(手纸),要用来擦上面,常常抱怨不被重用。又像冒充三文鱼的虹鳟鱼,久入超市,价格变贵,有人购买,也就当真了。对己自迷,对人不信,有些文人,面对他人批评,无论对错,无论善恶,概不接受,甚至活像胀气的河豚,想用毒刺戳人。文人是文化人,未必是文明人。用刺戳人是可怕,更可怕的是文人失去道德底线,对于黑暗视而不见,即使读到《林家铺子》中的“大鱼吃小鱼”的野蛮社会规则,依然无动于衷。“百无一用是书生”,文人可以无用,但不能无耻。

倒是周汝昌先生非常乐观,友人林楷先生治印“百余一用”,深得周先生赏识。文人一用在何处?像张謇、沙元炳,实业救国;还是像胡瑗、钱穆,教育治国?鱼往何处游,文人的走向,值得期待与反思。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文人 胡瑗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