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一盏早春的灯——陈白子(上)

□钱泽麟

白子真会选日子,连去世都要选个3月5号周恩来诞辰日、学习雷锋纪念日,叫人想忘记也忘记不了。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认识陈白子的。“文革”后《南通日报》要复刊,招收了我们一批新人。接着又把报纸停刊时的老报人调回,充实力量。白子主持文艺科工作,而我也从经济科调进文艺科,他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当领导:无为而治

说实话,白子不大像领导,既没有架子,也从不打官腔,甚至也不大管我们,有事总是和我们商量着办。估计他是庄子的书看多了,领导方法采取的是无为而治。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有为有不为。”

当时文艺科4个人,科长陈白子,还有我和李军、李继治。先不说白子,三位部下中我的文化基础较低,写作水平较差。与我同龄的李军早就有小说在《解放日报》上发表过;继治兄的杂文全市一流,在其还未进报社时他的文章就是我学习的范文。好在报社领导照顾住在唐闸的我不用挤公交或骑车进城,能有时间安心参加自学考试,特地在我原单位南通造纸厂设立了港闸地区新闻报道联络站,(口头)任命我为联络站站长(没有发文也没有级别),平时我可以不用到报社上班了。过了几天,小事糊涂的白子来电问我:“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你啦?”我只好乖乖地到他那里去报到。白子说:“叫你当站长,不是叫你个人包下港闸地区所有的稿子,你也包不了,可以发动人家单位的通讯员写,你的主业还是文艺写作!”话锋一转又说,我看你可以在名人专访方面发展。我说我还是写写凡人常事吧,名人架子大。白子知道我说的是不久前刚采访一位名人,他只顾自己喝茶、吃桔子,开水也不给我们倒一杯。便开导我说:“你不会是为了喝茶、吃桔子而去采访的吧?作为艺术家,他眼里没有别人,只想着自己的画!”说得在理。这番话,成了我写这位画家的主线,也引起了我今后采访名人的兴致。

白子也有意让我去专访名人。影星白杨来了,泽麟你去;书画家王个簃来了,泽麟你去;越剧名宿傅全香、陆锦花来了,泽麟你去;羽毛球世界冠军吴健秋来了,泽麟你去;美国学者武凯芝来了,泽麟你去……

当老师:重在实践

说实话,白子不大像老师,既没有多少理论,也从未为我们讲过课。他在具体写作方面并没有对我灌输多少。他曾对我说:“文艺理论要掌握,你多看看书,书上比我说得好。”白子要求我多实践,实践出真知。

白子带我出去采访次数不多,第一次是和我去采访南通籍老电影演员钱千里。我们带去一瓶酒,一斤花生米,先去人民公园闲聊。他喝了半瓶酒,我吃了半斤花生米,采访记主题就出来了——“千里归来话阿丹”。访甲写乙,把影坛巨星赵丹引出来。白子还真想得出。事实证明效果蛮好,钱千里提起他与阿丹的影艺往事滔滔不绝。后来访问记登了整整一个版面。

印象深刻的还有采访徐应佩、周溶泉、吴功正,那是八十年代初南通文坛的“三剑客”。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白子 泽麟 文艺科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