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瓦莱”还是“佤俫”

□彭伟

2020年2月27日,如皋某媒体在微信、网上陆续推出一条新闻,标题是“瓦莱如皋的父老乡亲,我现在在武汉方舱,我们很好……”熟悉家乡方言的人,从读音判断,“瓦莱”听起来十分亲切,表示“我们”的意思。

读音顺耳,未必写法正确,我对“瓦莱”二字,心生怀疑。“瓦”早已有之,《说文解字》解释为:经过烧制的土器的总称。说起“瓦”字,人们脑海中会即刻闪现出屋顶上的瓦片。吕氏释“瓦”:陶者为瓦,必圆而割,分之则瓦,合之则圆。因此,瓦需切片而成,引申出“瓦解”的义项。“瓦片”也罢,“瓦解”也罢,这离“我”的意思,尚有距离。再说说“莱”字,《诗经·小雅》中即有“北山有莱”,莱显然是一种草的名字。同是《诗经·小雅》,又有“政烦赋重,田莱多荒”的说法,意为荒田中莱草杂生,到处都是。因此“莱”的引申意义是荒田。显然“莱”并没有人们、人群的意思。

那么“我们”的如皋方言如何写呢?翻阅《如皋方言词典》,“佤”表示“我”“我家”的意思,为如皋西北乡音。“佤”和“瓦”一样,也是古字。早在商周时期,青铜器“倗生簋”铭文中就出现“佤”字。但是《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等古代文字工具,均未收录“佤”字。翻阅《现代汉语词典》,“佤”唯一的解释是指少数民族:佤族。不过分析其字构造,“佤”一目了然是形声字:“人”表意,“瓦”表声。也许古字“佤”的意思,早已失传,还须考证。不过后人用“佤”表示“我”“我家”,至少“我”“我家”都与人关系密切,不无道理。

又查《如皋方言词典》《东台方言词典》(如皋、东台两地方言类似)均有记述:“我俫”“你俫”“他俫”,分别表示“我们”“你们”“他们”;又如“我俫家里”意为“我们那个地方”。“俫”也是(古代)少数民族的称呼——俫人。从文字构造来说,用“俫”表示“人们”,与“佤”字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还值得说说的是,“俫”在古代戏剧中,表示“对人的蔑称”。比如元剧《风光好》中就有“梅香,兀那月下闲行的,正是那俫”。“那俫”就是“那人”。又如“俫人”又指“仆役”,地位比较地下的人。如皋话中说“我俫”“佤俫”与“我们”是有区别的。前者也许起初有些“蔑称”的意思,但现在说来是十分亲热的。这种现象,在如皋方言中不是孤例。举例细说,如皋人中的长辈常常将熟稔亲密的小孩儿称为“细锹儿”“细背锹儿”。据说,清代如皋育婴堂中孤儿早殇,当差的就会着或背着死孩儿,拿着锹儿,找个地方挖土埋尸。因而,“细锹儿”“细背锹儿”起初无疑是对孩童的“蔑称”,具有鄙视、讨厌的意味。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往,如今“细锹儿”“细背锹儿”,是意味着讨厌,还是意味着亲切,还需看具体的语境。

话回“我们”,当是“佤俫”,才是如皋方言的正确写法。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锹儿 如皋 方言 蔑称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