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送别“疫”中人

□季丽萍

洪美琳是一名护士。她平日留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走起路来,那条辫子愉悦地晃动着,氤氲着希望,荡漾着乐观。当年爱人就是喜欢上她的辫子,从扬州走进了今天的幸福五口之家。三岁的儿子,也痴迷妈妈的辫子,平日总喜欢趴在妈妈的背上,嘟嘟嘴,亲亲那条可爱的辫子,指指窗外,想要出去玩玩。由于工作繁忙,洪美琳很少有时间陪同家人。幸好她的爸爸妈妈都很有文化,又善解人意。他们总是把“和合”二字挂在嘴边,这是家训:“和”是“嘴含米稻”,“合”是“一人一口”——家中人人有饭吃,自然家和万事兴。

2020年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心中略有愧怍的洪美琳,盘算着好好利用假期,陪同家人前往江南,痛痛快快地游玩四五天。不料2019年末,武汉暴发新型冠状病毒,亟需支援。洪美琳看到消息,未曾有片刻犹豫,第一时间,向领导请战。护士长劝她回家商量商量。她甩起马尾辫,掷地有声地说道:“不用商量,我愿意去。”回家的路,本不长。可是,洪美琳觉得那天的路,漫漫无止境。天空飘起一片片雨丝,仿佛灰网笼罩着雨中所有的人。雨水很轻,落入她的心中,却似乎七零八落,又变得凝重起来,化成一串串问题。新型冠状病毒可是人传人的,家人会支持吗?说好出行的,要泡汤,怎么办?去了要穿防护服,最好要剪光头,起码也要理短发,只是伴着一起长大的辫子,剪去不再来啊!

终于到家,洪美琳直入房间,又愁绪起来。等到晚饭时间,在孩子的吵闹声中,她向家人说明情况。丈夫开明,表示尊重,承诺在家带好孩子。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谁家没有自己的亲人,别人能去支援,我家为啥不能?”爸爸接着说:“美琳啊,虽然十分危险,虽然你不是党员,但可以向他们学习,冲上一线。”望着家人一双双红润的眼睛,洪美琳仍有愧疚地道出心中的种种疑问。她意识到自己的决定,也许有违“和合”家训。“小到家,大到国,都要‘和合’。”爸爸继续安慰,“病毒肆虐,按古人的说法,就是一个‘吞’字:上天要吃人。我们不是有个‘合’字:一人只要有一口气,也要合力顶住啊!”正是在一人一嘴的表达中,“合”得洪美琳顿时舒畅起来。

初一上午,街上的理发店都已关门。洪美琳来到房间,取出镜子、剪子,站在窗户附近,狠下心来,剪辫子。在那“咔嚓”“咔嚓”的剪刀声中,她面无喜色,望着自己心爱的辫子,从对面的镜子中,匆匆落地,心中充满苦涩。猝然一缕冬天的阳光洒在镜面上,暖洋洋的,明净净的,仿佛融化她心中沉重的冰块:辫子脱身,就像自己即将离开家庭,但是今日的分离,正是为了明日美丽的重逢。洪美琳对着镜子,宛然一笑:自己也罢,病患也罢,谁不爱团聚呢。此时此刻,如果人人畏惧,战“疫”失败,谁还能团聚呢?!她的分离,既是为他人,也是为家人。理完发,洪美琳蹲在地上,轻轻地捡起头发,慢慢地放入柜中。

大年初一,洪美琳突然接到通知出发。孩子还在睡梦中,妈妈为她煮好了和和美美的圆子。她笑道:“今天我就不和大家一人一口了,要独自饱下口福了。”临行前,家人们反复叮嘱她保护好自己,预防传染,不可马虎。洪美琳心中不免难过起来,她回到房中,又看了一眼孩子,小心翼翼地将柜中的头发取出,交给丈夫:“辫子曾是我们相爱的见证,现在虽然剪发了,但我希望你在我归来的时候,将头发制成毛笔。待到将来,送给儿子,让他用这支笔,传承爱意,继承家风,书写‘和合’二字。”丈夫被她的话语瞬间打动了。他望着“疫”中人——洪美琳上车的背影,头上已是短发……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洪美琳 辫子 和合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