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靖海门“赌书”乐

□白晓

入冬后,对于爱跑书摊的我,快乐多过苦楚。乐的是天好,远离雨季;苦的是天冷,早起不易。天气看天色,我无能为力;起床看气色,我自有法子。我只要想到淘书,气色立刻转好。23日,我抱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心态,清晨醒来,眺望窗外,老天昏昏暗暗,就像阴沉的老人,态度未明,没有一点阳光,没有一点雨滴。心在纠结,手脚又不止,我骑车奔向靖海门。

进入市场,我熟稔地沿着绿化带中的石路,快速前行。来不及和熟人打招呼,我低头俯视,两眼忽东忽西,像老鼠觅食,扫过路畔的摊位,希望发现心仪的旧书。走到尽头,一无所获。“胖子,我有书,你要看,等我先摆下摊”,倏忽传来熟悉的如泰口音。我挑头一瞥,原来是个外地的古董贩子。我是他的老主顾。他卖起线装书来,从不含糊。我一旁等着,心有些冷,估摸着价格不便宜。他捧出两个红色的今世缘袋子,里面没酒,全是旧书:“学校清理的,摆在家中,还占地方,带来卖了算了。”一听这话,一望袋口,里面全是老平装,猜中他的心思,不是线装书,随便处理,我顺势接道:“这些书,不贵吧。贵,我可没时间在这儿磨来磨去。”“不贵,这些不是什么好书。一枪倒,200元,我一分钱不赚。”他笑笑,充满自信地说。我揣摩着,运气好,能碰上些民国书。再估估,两袋子书,大约四五十本,均价每本不到5元,白菜价。我不敢犹豫,有时买书,多思片刻,书商随时涨价,于是一边取钱,一边幽默地说:“最近肉价降了,200块钱,够你买个五六斤肉。人家赌玉,我赌书。我不还价,你不反悔啊?”他接过钱:“卖出去的杲昃,扑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

不宜久留,取书走人。像少林高僧手持水桶前行,我是左右两手,各抓一袋书,来到松树下。柔弱的阳光,透过枝桠,射入袋口,带来的是希望,还是失望?我赶紧开袋验书:《鲁迅小说选讲》《在祖国的地图上》《史达林格勒》《朝鲜在战斗》等等,都是些上世纪50年代的印书,弃之可惜,食之无味。惆怅还在心中,我又见到了曙光:翻开又一个袋子,里面真有民国书籍,譬如吕思勉先生的《秦汉史》和许天虹译著《白石》,可惜封面已失。挪开那册厚厚的《秦汉史》,下面压着一本本薄薄的小册子。我的心即刻提速,眼睛睁亮:竟然是苏北、苏中解放区的红色书籍。有华中新华书店的《窃国大盗袁世凯》、二分店的《窃国大盗袁世凯》、苏中韬奋书店的《美国不可怕》、九分店的《论农民问题》、苏北出版社的《评“中国之命运”》、一分店的《工人旗帜赵占魁》等。每一本书上都有泰县姜堰中学的各种藏书章。忆起多年前,我还一次廉价淘得如皋中学旧藏的解放区书籍,同样是机会难得。只是那次多为毛泽东著作单行本,这次多是陈伯达的书籍。

当晚,待到夜深人静,我将小书取出,看见封面散落的,一一修复。本世纪以来,有些同乡书商,不断炒作,以致上述红色文献,网上开价上百上千。我不是富人,不能承担。不过凭着勤奋和运气,廉价淘得大量红色书籍,不像富人食肉,大快朵颐,倒像穷人挑野菜,也能吃得香。想想,我都是开心的。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