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生活即艺术

——从《来来往往》说起

□彭伟

上世纪90年代,电视剧往往充满魔力,既能捧火明星,又能捧火作家。看过《围城》,我爱上钱锺书先生;看过《来来往往》,我又迷上池莉女士。巧合的是,吕丽萍在两部戏中都是女主角。其余演员,如陈道明、濮存昕、许晴等,都成为观众的偶像。钱锺书先生有句趣言:“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小说与剧本,就像母鸡与鸡蛋。像我这样爱喝鸡汤的人,读到钱言,第一反应便是,母鸡煨汤,里面放入鸡蛋,味道才佳。于是看过《围城》《来来往往》的电视剧,我又找来书籍,认认真真地阅读。读读书总比看看剧过瘾多了。

至今保存着那册《来来往往》,32开,池莉著,作家出版社出版,1998年第1版第4次印。《来来往往》的故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前后的武汉,讲述了康伟业与四位女性:戴晓蕾、段莉娜、林珠、时雨蓬的爱情故事。题目不入俗套,未曾取为《一个男人与四个女人的故事》,而是选定《来来往往》,与《围城》的“进进出出”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传达出人对情爱生活的永不知足。在人物刻画上,《来来往往》也是成功的。正如书中内封所推荐的:“池莉不把她笔下的人物写到骨头缝里就不肯善罢甘休”,如同书法佳作,入木三分。举隅为证:段莉娜是康伟业不幸福的原配,林珠是康伟业幸福的恋人,但是通过各种对比,后者无疑是书中最可爱的女人。譬如描写林珠的美貌,池莉就有神来之笔,将其他女人皮肤不佳的脸庞比喻为“电力不足的黄灯泡”,形象生动中,林珠鹤立鸡群的美貌,跃然纸上。

我痴迷《来来往往》,不是因为主题,更不是因为细节,而是有感于时代的变迁。康伟业是一个有趣的人物。他本是一位无产阶级有志青年,读着《列宁全集》,看着《冰山上的来客》,唱着《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最后居然转变为商场、情场的老手。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价值,在康伟业的命运中,经过撞击,实现巧妙的转变。池莉神奇地把握住时代的脉搏,挥笔“当下”,鼓励读者融入那个特殊的岁月,思考着社会的变化,人性的挣扎。对于康伟业的命运转折,与其说是个人的拼搏,不如说是时代巨浪中扬起的一点水花。历史的一点阳光,洒在人的身上,就是最美的曙光与机遇。在《来来往往》中,我感知到时代的巨变:打破传统的婚姻观念,追求真爱。爱情也罢,事业也罢,爱拼才会赢。

武汉是著者生活的地方,巨变是著者经历的时代,人物是著者仔细的观察,我想一切小说都有原型,《来来往往》无疑是池莉对生活的感触,于是脑中冒出一句: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所谓艺术,就是包括像《来来往往》一样具有现实主义的文艺作品。

2003年春,我在出国求学前夕,冒然将《来来往往》寄去武汉,附上几句幼稚的读后感,恳请池莉老师签名留念。直到两年后,我回国度假,才见此书。池莉老师善待读者,早已回函。信封上写有友人的通讯地址:“江苏省如皋市政府办公室 徐亚军同志收”,邮戳日期为“2003年5月29日”。书前黄色扉页中留下她潇洒的笔迹:致彭伟——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落款“池莉 2003.5.28 武汉”。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