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我的“娃娃亲”

□张立俊

“奶婚”又叫娃娃亲;我也曾经有过。

记得我刚懂事时,一天妈妈对我说:“三儿,你已经有媳妇了。”我很奇怪,刚懂事的小毛孩怎么可能有媳妇?我怎么不知道、也没见过?妈肯定在跟我开玩笑!

我妈说:“这是真事,不信你听妈说。”于是,我妈就对我讲述起来。

在我四岁那年,我妈带我去参加堂舅的婚礼。堂舅家那天特别热闹,来客多多;其中有个远亲的大姨也带着她女儿来了。大姨的女儿的年龄与我不上相下。两个孩子在人群中奔来跑去,玩得挺开心。这时堂舅走了过来,问我妈和大姨:“我看这两孩子长大做个亲事还很般配的;你们老姊妹俩看行吗?”

我妈和大姨也不加考虑就答应了,还异口同声地说:“行!两个孩子都是好样的,天真、活泼又可爱。真是个天生的一对、地生的一双呢。”其实,双方家长只知道孩子姓啥,女孩姓姚,我姓张,连名字都一概不知。

从此,我们就决定了“娃娃亲”。家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般未婚前两家没有必要的事是不走动的。我们不来往,只等将来长大成婚。

听了我妈的叙述,我终于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但那时我毕竟是个孩子,大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听;不管也不问,听了就算,仿佛没有这回事;在不知不觉中来打发时间。

后来我来到上海生活和定居,又有了正式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从一个小毛孩变成了个大小伙,眼看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忽然想起我妈跟我说过的“娃娃亲”的事;虽是大人决定了的,但没有征我们的同意,是不符合婚姻法的;现在时兴婚姻自由,自己婚姻自己做主,谁也干涉不得。大人做主的“娃娃亲”,实际上是个封建包办的婚姻。再说我在上海,女方在老家,分居两地,婚后双方都有诸多不便,还是解脱算啦!但这要跟对方家里说清楚,不然人家仍然蒙在鼓里,等候我们长大成人办婚事。岁数一天天大了,再拖下去,岂不要耽搁人家找对象的最佳时期?那可不好!

于是我马上给在家乡的大哥去封信,表明自己的态度,叫他出面去姚家传达下我的意见。大哥是个懂道理的人,他为人开朗、又新潮,他懂得“娃娃亲”会给双方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解除不正当的“娃娃亲”事在必行。

我大哥带着礼物,第一次来到离老家约有六七里路的姚家庄,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家。女孩的父母很热情,也很讲理,听了大哥的来意,老两口笑着说:“你来得正好,我们也正在为这事在商量呢!‘娃娃亲’是旧社会的产物,如今解放早已不时兴了。当时两个孩子啥也不懂,连认都不认识,尽是大人的主意,我们也觉得还是让他们俩‘自由’得啦!”这话正合我的心意,大哥再也无话可说,就把情况用信告诉了我。

从此我这个“娃娃亲”就不复存在了。后来我在上海找到了满意的爱人,现在子孙满堂,生活美满,其乐融融。据说姚家姑娘也找到了如意的郎君,日子也过得挺不错!两人各有所爱,各享天伦之乐,这是个多么美好的结局呀!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娃娃亲 大姨 大哥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