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花 生

□陈正言

花生很香,人人喜爱,但却很低调。记得上初中时,学过著名作家许地山的散文《落花生》。他说桃子、苹果,把果实挂在树干上,炫耀于人,有点华而不实;而花生却把果实埋在地下,其价值一点也不比桃子苹果差,意思是说做人要低调实在,文章语言简朴,充满哲理,可见作者用心良苦。

花生不但果实低调,花也低调。当花生长到枝叶繁茂时,开出小黄花,隐现在大片大片的茎叶间,既无香味也不显眼。不用说春天的樱花、海棠,就是与花生同时期的栀子、蔷薇等,都是将漂亮的花朵绽放,芳香四溢,惹人喜爱,历代文人诗赞有加。可待花凋谢后,只留下一些空藤和枝叶。而花生的小黄花,点赞的不多,唐太宗李世民有句“花生圆菊蕊”算一个,到底是君王,眼光独特。这点点小黄花孕育着泥土里的果实,犹如一幅藏宝图,待花儿凋谢,叶茎枯萎时,果实已丰满,埋藏地下,等待人们去收获。

如皋人收花生叫“筑花生”,每到秋天农家收花生时,用钉耙在花生藤旁边往土里轻轻一“筑”,将藤往上一拔,那根上串串花生角儿便露出来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这时才显出它的本色。老太太们用小板凳坐在田里,一角一角地从根上摘下来,不多时,一大堆花生堆在田里,微微香味散发出来,心中喜悦自不待说,而且边摘边玩,谈谈家常里短,简直就是一件趣事。

要知道,花生角在土壤里慢慢长大,横挤竖推,土地就变松软,不似稻田板结,收完花生,几乎不用再翻耕,直接撒下麦种,再耙平一下就行了。看来花生不仅低调,还在默默地耕耘呢,只是人们不那么领情罢了。花生生长要求低,沙土、熟土都能随遇而安,施一二次肥就行,拿农民的话说:好侍候。

新上来花生有嫩有老,老的晒干炒吃,嫩的连壳煮,加点盐和花椒,煮熟后剥去壳,吃在嘴里,鲜嫩,汁液丰满,略带咸的香,农家爱吃,城里人更爱吃。

晒干的花生,有肥大饱满的,也有瘦削瘪小的。炒着吃的花生,肥大的油多,吃起来味足,瘦小的油少,却比较香,耐嚼。我曾经遇过一个老学究,吃花生也讲究,谈起花生经,眉飞色舞,摆弄他的见识,他说:吃花生专拣小角,先将花生摇一摇,如果咯咯响,里面就是个瘪子,特别香,我也曾试过,所说不虚。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花生的低调和实用。城里人爱吃盐生果,这原是如皋特产,将花生米先用盐开水浸泡一下,然后晒干再炒,花生皮易脱落,花生米吃在嘴里,微咸带清香,油腻被冲淡了。过去小贩将盐生果炒好,用糙纸包成三角包儿,在街头巷尾叫卖,现在山东人炒的盐生果一点不差,在炒货摊上十元一斤。

花生,再普通不过的食品,它既不是主食,也不是主菜,更算不上大菜,但如皋人似乎就离不开它。劳累了一天的搬运工、建筑工人,黄昏时分下班,在酱园的桌上,就着盐生果,喝一口小酒,真是神仙的日子。过年的时候,人们在牌桌上、酒席前,总要剥几角炒花生,以活跃气氛。在农家食谱里,花生虽不是主角,倒如生姜一样,到处都能配。农家包汤圆,放碾碎的花生米,拌上糖、桂花,煮熟后一咬,馅汁裹着花生末就流出来,进嘴绵柔,满口香甜。即使包饺子、包粽子、做荞麦饼……也到处可见花生米的身影。

花生榨的油也有浓烈的香味,小时候经过油厂门口,经常闻到花生香,使人垂涎欲滴。花生油放在锅里炒菜,花生香就溢出,使菜味增色不少。即使花生饼(榨油后的花生粕)也有很浓的花生香,曾有一次邻居不知从哪里弄来几块,吃在嘴里,与花生香并无二致,且很疏松,可惜以后再没吃过。据说现在人偷懒,花生榨油连壳榨,花生饼就不能再吃了,香味也被花生壳吸去不少。

花生的香,不仅在于它吃起来香,还在于它的低调和实用。对于普通人家来说,有了花生,就有了香味,这生活就有劲头儿,平淡中也散发着朴实和温馨!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花生 生果 花生米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