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简单地爱着(外二章)

□阿风

心事,在旧时光里蔓延。

刈草的声音,盖过秋虫的喧嚣和没落。

薄凉的风,净空中拾掇漏落的光阴,打磨成朴素的哲学。

与父兄一起弯腰,一起直立,一起把丰润而饱满的日子收割。

季节忍不住地呐喊,渐渐兀立苍茫。

倾泻而下的阳光,莅临人间听雨,听风,听最后一声蝉鸣,用汗珠的咸涩刺痛岁月的脉络。

一抹抹金黄,流淌一支牧歌,醉醒一缕枫红。

醉醒一只大雁,以其优雅而从容的姿态,描摹着原乡的模样。

牵挂和企盼,举成机床上的手,和脚手架上远眺的目光,洞悉街巷里穿梭的行囊。

这个季节,适合喝一杯菊花酒,醉卧东篱,听陶翁用一个辞令,垂怜沧桑和羸弱。

最后,邀一滴月光一起修禅问道,不问过往,只在犀利的风中简单爱着,简单地活着。

薰衣草:向上的姿态

一簇簇开,一簇簇热烈而温婉地开成一个静默的形态。

守候的山谷,有爱情的轻烟绕过山岚,在最初遇见里,把执著的热情,举成心灵的朝向。

力,和力量的美,在燃尽的青春里,携着一缕缕蓝紫色的香馨,飞旋上升。

一个物象,当空练舞。

一个意象,在缓缓幻灭中,用曼妙而多情的手指,拾起清澈的香,把岁月的痕迹擦拭。

花瓣轻轻,轻到不能碰。

花蕊蕴藏的情愫,斑斓了一个国度。

是神秘梦幻的滋生,还是阳光惬意的抚爱?

一个优美而孤高的灵魂,擎着一簇簇幽紫幽蓝的火焰,刺痛那些风,灼伤那些露,站成一个向上的姿态。

野山菊:谁的回眸?

繁华落幕,一曲离愁斑驳了青春,冷却了过往。

一簇野山菊,撑破了天空,撑破了梦。

谁的回眸,渲染了流年?

谁的一笺泪,浸染泛黄的誓言,雕琢不出阳光的刻度?

懂,或不懂,似乎只在一念之间。

惑,与不惑,仿佛只在铅华洗尽的季节顿悟。

我不想去辨别谁的羽翼,在过往里划出一道浅痕。

也不想去打探远道而来的风声,捎回一粒星火,照亮荒芜的路。

只想像你一样静静地开,静静地放,不让一滴寒露,把一盏光阴凉透。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