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我用大画幅拍黑白《东北人》

□ 王福春

在我的摄影生涯中,特别喜欢传统相机和黑白影像。135、120、4×5相机我都玩过了,而且用不同画幅的相机拍出不同题材的摄影专题,感受到了不同画幅相机给我带来的不同乐趣。

数码影像对传统影像的冲击,是科技发展的必然趋势,玩传统相机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是个顽固派、保守派,总觉得数码拍片太简单。在我下决心将传统影像传统到底时,正赶上北京大画幅悄然兴起,令我眼前一亮,兴奋不已。没有任何犹豫,买了一台金宝8×10单轨机。很多朋友好奇地问我,改拍风光了?我说不,拍人物纪实!啊?拍人物纪实!朋友有点愕然和不解。我也深知拍大画幅人物的难度,但正是这个难度,我才去驾驭它。也许,是自我挑战,同时更加坚定了我坚持传统影像的决心。

兴奋过后,当我架上8×10大画幅相机,又生出一丝茫然感,茫然不知道拍什么人好。好多朋友说,你来北京了,去拍北京胡同吧!我觉得北京胡同被人拍得太多了。我也试着背上8×10大相机在北京故宫、天坛转了一圈,愣是找不到感觉,这时我才意识到,这片土地并不属于我。

我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黑土地是我成长的沃土,那鸡冠形版图上的山山水水,是我心中永远的牵挂。于是,我背上8×10重返黑土地,沿着黑龙江边境,迎着寒风,踏着积雪,历时三个冬天。真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看到什么都亲切,黑土地上的故事一次次感染我,令我感动、惊奇、难忘。那远离现代文明深居原始森林的鄂伦春最后狩猎人和不愿下山到城市定居的鄂温克驯鹿人;那开江捕鱼的赫哲人;为开发北大荒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十万转业官兵;融入黑土地没有返城的上海、北京知青;无霜期不足5个月,被称为高寒禁区的“天然冰箱”和勇敢的冬泳人等都被我一一收入镜中。

当我透过毛玻璃取景调焦时,看到84岁慰安妇李凤云老大妈那刻满苍桑的脸上,流淌着两行诉说那段苦难人生岁月的眼泪,感慨万千。

更让我感动的是双丰林场养狍子人家。老工人闫凤平夫妇,用四只老母鸡换回要吃肉的两只小野狍仔。老两口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每天给小狍子喂牛奶,病了去医院打针、吃药,像伺候自己孩子一样,把它们养大。如今繁殖六七只了,活蹦乱跳的,特别可爱。当看到小外孙和狍子一起嘻戏玩耍时,老两口就更开心了。好多城里有钱人要吃野味,开车到他家花2000元高价买他的狍子,他死活不卖。他说:“我没有饭吃的那天,我也不会卖。”等狍子繁殖多了,把它们放回大山去,大森林才是它们的家。

每一户人家,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每拍一次我的心灵都被深深地感染和触动。我的眼睛常常含泪模糊的,时常忘了拨插板、按快门……在情感交融中释放我心扉的快门。

拍大画幅人物,要有平和的心态。因机器笨重操作繁琐,每一个程序和环节都得到位,你越急,越出错。我这个人是兴奋型的,拍片好激动,心总也静不下来,一着急,不是忘了这个,就是忘了那个,总是留有遗憾。拍大机器,求的是心静,如同出家人一样,炼的就是修心养性。

拍大画幅人物,和小机器不一样。小机器举起就拍,求的是快速反应,瞬间抓取;大机器求稳重和准确的命中力。也就是说,想在前,拍在后,拍摄前要充分思考,做到心中有数。

拍大画幅人物,黑白优于彩色,更具魅力。拍大画幅黑白,光照非常重要,最好是假阴天,散射光,人物面部影调柔和,层次丰富。最忌大晴天,光比越大,反差越大,暗部没有层次感。一般情况200度胶片增加一挡曝光,冲洗时适当减少时间,这样减弱反差,暗部层次丰富。只是这样虽好,拍人物快门速度过低,人物稍微一动就虚了。由于光圈收不到底,景深不够,前后人物会虚。大画幅F32,还不足小机器F5.6,所以景深小,速度慢,给大画幅拍人物带来难度。所以说,拍大画幅人物难于拍风光。如果真的成功了,那种高结像的影像冲击力和细节的魅力,是任何小机器无法比拟的。

拍大画幅人物,要讲感情交流。东北人实在,讲义气,重感情。只要你对他诚意,他会把心扒给你看。不能急着拍,得先跟他们交朋友,特别是喝酒喝到高兴时,怎么拍怎么是。他们站在大机器前,那一双双明亮的眼晴真诚地对视着我,如同一尊尊活的雕塑屹立在我的面前,他们感到很自豪和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他们那样信任我、理解我、支持我,我真的感谢他们。

这是一次返璞归真的尝试,我总想回归到摄影术最初阶段,用无情节、无动态、无技巧的肖像式的手法,是最简单的也是最高的摄影艺术表现形式,达到大象无形、大巧若拙、大音希声的最高艺术境界。如同戏剧的高潮在无声处;最美的音乐是无主题音乐;留有大片空白的中国画,意在给人以想象空间一样。

感谢大画幅相机,它迫使我燥动的心平静下来,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和拍摄方法,使我享受到了黑白影像的魅力和大画幅给我带来的无限乐趣。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