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高木匠和四姑娘

□高敏

高木匠是我爸爸。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爸爸凭着精湛的木匠手艺和朴实的人品,赢得了十里八乡庄户人家的信任,打家具、盖房子,几乎都少不了我爸。爸爸带了很多徒弟。

四姑娘是我妈妈。因为妈妈排行老四,外公外婆去世早,她十三岁时就成了孤儿,三个姨妈都已嫁出去了,为了保住陈家血脉,爸爸就倒插门。

从我懵懵懂懂记事起,那时还是大集体,妈妈和村里妇女白天都去上工,爸爸带着三个徒弟去帮人家做木工活。晚上回来,妈妈和几个徒弟一起喂猪、做家务,爸爸就陪着我们姐弟三个人,给我们订字本,画格子,教我们识字数数。虽然爸爸只有小学毕业,但我们姐弟的小学生涯都是在爸爸每晚的辅导学习中度过的,特别是大弟弟,因为五岁时做过大手术,医生说因为用了全身麻醉,可能智力会受影响,将来学习可能不行,所以大弟弟一年级和二年级都留了级。好强的爸爸妈妈不服气,每晚回来都耐心辅导大弟弟学习,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大弟弟的学习在年级都名列前茅,成了我们生产队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当时石庄医院的主刀医生听说我弟弟考上大学的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连说了几句“奇迹”。

因为爸妈的勤劳,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在我们队里第一个盖了六间瓦房,爸妈的名气一下子传扬出去。在那个年代,好多人家才勉强填饱肚子,而我爸妈仅仅结婚十年,生了三个孩子,白手起家,日子就已经过得红红火火。

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村里好多人都去苏锡常做生意,好多同龄的伙伴们也丢了书包去打工学手艺,而我爸妈却走了另外一条致富的道路。爸爸更换了木匠工具,买了电刨、电锯,妈妈在家养长毛兔和老母猪,爸爸说:“只要动脑筋,在哪里都能赚钱,最主要舍不得离家,舍不得三个孩子。”我们的童年就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中无忧无虑地度过的。

爸爸性格温和,妈妈性格开朗,两个人发生冲突时爸爸总是“好男不跟女斗”,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从来不让爸爸干家务活。在家里,爸爸是军师,为家庭的教育和发展出谋划策,妈妈是执行官,所以尽管年少时的小弟调皮捣蛋,逃学闯祸,在爸妈的齐心协力教育下,也顺利考上大学,圆了爸妈的梦。

一转眼到了我们走向社会的年龄,爸妈又教育我们:“我们的任务是培养你们成才,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以后的路靠你们自己走,必须自食其力,你们结婚买房必须自己想办法。”虽然我们姐弟的创业阶段都经历了坎坎坷坷,但因为有爸妈的鞭策,没有一个认输。

妈妈在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走了,她带着深深的遗憾和不舍永远离开了我们。转眼之间,妈妈已经离开我们十六年了,但每逢回老家,只要提起“四姑娘”,老人们无不惋惜,说我妈没有福气,辛苦了一辈子,到了该享福的时候却走了。

虽然爸爸已经快二十年不做木工活了,也很少有人再提起高木匠的手艺,但每次回家遇到村里的老人,他们都会叫我“高师傅的姑娘”或者是“四姑娘家的丫头”,听来感觉特别自豪。

“高木匠”和“四姑娘”追风赶潮的那段时光,是我们家最值得骄傲的日子,爸妈严谨的家风会世代相传。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爸爸 爸妈 妈妈 木匠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