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外婆家的水踏子

□孙祥虎

还记得儿时的外婆家,是如皋东乡王家庄的殷实户,前有大树,后有竹园。老宅的西河边还有个大水踏。说它大,水踏从岸边到水面,足有十五六级。每级水踏有一尺多宽,三尺多长,全用大青砖砌成。放在水面上的踏板是用六根碗口粗的圆木拼成,站上五六个人一点也不摇晃。水踏板一头放在水边,一头伸到河中间,足有一丈多长。水踏板随时可以升降,水位高了,将绞绳向上提一点;水位低了,绞绳向下放一点。因为水踏既大又稳,每天在踏板上洗菜淘米的人不少,除自家人外,不少左邻右舍也前来凑凑热闹。

我对这水踏颇有感情。五六岁时,小朋友们经常在后河里戏水摸螺,我是个“旱鸭子”,只好坐在水踏板上,两只脚放在水里扑个不停。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多少年过去了,梦中还经常再现当时欢乐的情景,有时梦中还高兴得哈哈大笑,将妻子吵醒。她坐起来问道:“梦中遇到什么高兴事了?”我说:“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水踏子上戏水的情景,真有趣!”

还记得那一年夏天,我和新婚的妻子到外婆家避暑,妻子也感受了这种乐趣。那年夏天特别热,知了叫个不停,中午怎么也睡不着,大人小孩只好沉到后河里冲凉。我和妻子坐在踏板上,两脚放在水里,全身凉丝丝的,水里嵌着我们的倒影,随着水波晃个不停。看着在河里戏水的大人小孩,我们也高兴得不得了。两个小弟游到水踏边,向我们身上泼水,要我们下水和他们一起打水仗,但我们坐在水踏上就是不动,全身被他们泼湿,心里却很高兴。结婚没有拍结婚照,两人坐在水踏上拍了张合影。这张合影拍得真好,有水上的两人,也有水中的两人。几十年过去了,看看这张已经发黄的合影,年轻时光又荡漾在眼前。

我爱家乡的河和水。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散文《那河·那水》。那河,就是写的故乡前河和后河;那水,是长江的水,经过连接长江的支流,水流入圩塘前的小河。水是浑浊的,经过河里的芦苇、水草的过滤,流入后河的水就碧清了。蹲在水踏上,就能看到河中的小鱼小虾,小时候常常在淘箩里放点剩饭,用绳子拴住淘箩,淘箩沉到水里后,歇一会,拎起淘箩,数十条活蹦乱跳的小鱼活虾会让你乐个透。几淘箩之后,你就会吃上一碗香喷喷的小鱼煮黄豆。

故乡的河经过数次改造,外婆家的水踏子也已经没了踪影,但总在脑子里抹之不去,它记录着我的青春和爱情。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