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乡野红叶

□黄继东

因为一片红叶,我曾经差点“栽倒”在五岁的儿子手下。

那是一个清秋的早晨。

早餐过后,儿子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正在捡拾散乱在地的“甩炮”。忽然,骨碌转悠的双眼一愣神,转身便抱住了我的双腿:“爸爸,‘霜叶红于二月花’可好看呢!老师说,每个小朋友都要带一片去幼儿园。”

“什么‘霜叶红于二月花’?”我一时没回过神来。

“霜叶红于二月花……就是……跟红花一样……颜色的叶……”小嘴加小手,连说带比划,费了好大的劲。当我领过神来,那两只小腿竟然已经套住了我的双脚,看样子,不达目的是决不罢休了。可是,中秋刚过,满树尚绿,眼下哪来的红叶呢?

此时,一旁正在忙碌的妻子看到儿子一身的泼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跳过来帮我解围,当她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后,凭着当妈妈的能耐,三言两语就将一个“泼皮”给打发了:

“小寓呀,老师在课上不是讲了吗?‘霜叶红于二月花’,下过霜后,那叶才能变红呀!还没有下霜哪有红叶呢?等下霜之后呀,爸爸和妈妈一定带你去找那红红的叶!听话,上学去吧。”

终于,秋后的第一场寒霜悄悄地随着夜幕降临了。

这天早晨,儿子一起床便发现了门前灰瓦上的片片白霜。早饭没吃完,就吵着要寻找红叶,为了满足一个童心的美好愿望,也为了去追寻一片纯真的童心世界,我们终于共同踏上了铺满初霜的路。

深秋的早晨,凄风虐过,大地宁静。收获过后的田野,留下一片裸露的褐土,道道田埂上,枯黄的野草周身染上一片白色。道路两旁,瘦黄的树叶无精打采,一不小心就从树梢跌落下来。房前屋后园地里的绿菜,有的低缩着脑袋,有的紧裹着外衣,一副病蔫蔫的样子。小河两岸,白色的芦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窃窃私语,干瘦的身躯相互倚靠,一副副饥寒困顿的神情。唯有那刚从泥土里钻出的尖尖麦芽,超凡地展示着生命的力量!

一路上,儿子兴奋地跑着跳着,嘴里竟蹦出了杜牧诗篇的原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第三句还没诵完,忽然,他高兴地向前奔了过去,回头高声喊道:“爸爸,妈妈,你们看——‘霜叶红于二月花’。”顺着小手指着的方向望去,一棵长满红叶的小树灿烂地立在河沟的岸边。是的,这是一棵火一样燃烧着的小小生命树!

我们一同向小树奔去。一双小手,小心地采下了一片闪烁着生命火花的红叶。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霜叶 二月 红叶 下霜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