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维吾尔族大妈

□丁梅华

说句实话,不远千里去50团4连,与维吾尔族再土汗·沙的克老人“结对认亲”,是我意想不到的,也是不情愿的。主要原因是,再土汗老人已经快八十岁了,不像年轻人可以用普通话正常交流,而我每次与她的交谈都得靠别人来翻译。她和我父母的年龄相仿,就喊她“大妈”,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但从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绽放出来的笑容,和很自然地把我拉到跟前,给我一个拥抱并在我额头吻一下的表情,我能感觉到这是一种真情的流露。

几次交往后,才知道再土汗大妈不仅是初中文化程度(在连队像她这个年龄的大部分都是文盲),而且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丈夫去世早,她一手拉扯五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成家立业,到老了一个人独居在一间连窗户都没有的房子里。连队让她享受不到600元的低保工资。只有小儿子肉松·艾达一家住在她隔壁,时时照顾着她的生活。

按照规定,每个季度都要坐火车去看望亲戚,每次我除了购买面粉、大米和清油去看望再土汗老人,还会带些糖果(我看到身边小孩特别多,发些糖果可以帮助我当翻译呢)。当我得知维吾尔族妇女都爱戴珍珠项链后,我回如皋探亲时,特意购买了几串带到新疆。当我把珍珠项链交到老人手上时,她感动地流泪。虽然我没有住进再土汗大妈的那间黑房子(我结了两户“亲戚”),也只在她小儿子家吃过一顿饭,我坚持向她交纳五十元的伙食费(规定是三十元)。有同事笑话我是不是钱多得很,我只是淡淡地笑笑,这是一份母子情谊,更是一份民族情谊。

今年9月份,我去50团出差,顺便去看老人。连队领导告诉我,已经给再土汗盖了新的安居房。还是那间小黑屋,她已经躺在炕上下不了地,骨瘦如柴,两个腿肿得跟面包似的。我问她儿子咋回事,原来再土汗大妈已身患绝症,医院也表示无奈。我守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用那双颤巍巍的手,抚摸着我的白发、脸颊,欲言又止,突然我听到“你好”,并且听懂了,是用汉语说的,我潸然泪下。就在返回之前,我再次去看望她,她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毫不犹豫掏出500元,交给她的儿媳和女儿,并吩咐他们买点老人爱吃的……

回到单位后,由于忙于事务,等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赶紧给她儿子打电话过去,肉松·艾达说他妈妈已经走了,她走的时候还说了她有个汉族儿子……

我的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土汗 大妈 连队 老人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