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原乡的草木(下)

□陈健全

路上,鸟语互答,“鹁鸪鸪——咕”,竟是久违的斑鸠,透着喜悦,绕树三匝。抬望眼,斑鸠所栖的又是睽违多年的青桐,即中国梧桐。疏朗的枝头,勺状的叶子缀满了梧桐子,黄黄的。忆往昔,峥嵘桐子稠。秋来逛公园,最开心的,莫过“深秋佳兴打桐子”,每每成我口中食。再看了下挂着的如皋古树名木保护牌,树龄近百年了。它们吟风于朝阳,背衬青瓦飞檐的中山亭,犹润青玉般的光芒,正可谓“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不知不觉,土冈松风中,沧桑的东水关即至跟前。城墙巍巍,藤萝依附,树影森森,恍若旧时。唯地上增一牌子,曰:东水关建于明代嘉靖33年(公元1554年)等。

沿土坡,冲上城头,仿佛“重上井冈山”,小时候打泥仗、粘知了、抓蟋蟀的雀跃声又来了。彼时,童子六七人,不是“风乎舞雩,咏而归”,总是“疯”成“泥鬼”,暮昏而归,虽不免挨训,却“悔也不改其乐”。还别说,倘无这自然的“课堂”,何致“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又回来了!抚这棵,拍那棵,树,还是那个树。槐树,女贞,苦楝,榆桐桑柏等,杂树交柯。林下,石蒜、枸杞子正红,马兰、二月兰、车前草、狗尾巴草等,丛丛簇簇,其间秋虫合鸣,野趣横生。十年树木,此言不虚。城头一株女贞,子实累累,杨柳细腰已然“肥臀”,更遑论那一棵棵苍劲的槐树了。槐树干如黑铁,枝曲虬劲,一串串槐荚,悬于树穹,随着秋风沙沙作响。从前,春夏之交,槐香如水,踮脚拽枝,撸一把,嘴一抿,甜津津的,香伴一路。而今,这土著树木城里倒是难觅,今朝相逢,如见故人啊。

“莫问早行奇绝处,四面八方野香来。”不曾想到,在以风雅著称的水绘园,除了固有雅人深致的所系之外,还遇一方野趣,虽有点旁逸斜出,却让我无法无动于衷,竟生“还魂”之感。想来,可能是抵达了精神的原乡,触及了乡愁的根脉。因为,精神世界注定与原乡土地的元气融会贯通,与自然的草木相依相偎,并赖以潜滋暗长而常青。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