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礼赞70年 阔步新时代

赞70年 阔步新时代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面反映如皋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展示如皋儿女在“强富美高”的新时代征程中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增强人民群众的成就感、幸福感、获得感,如皋融媒体中心时政部特别策划“礼赞七十年、阔步新时代”大型全媒体新闻行动。通过历史、人物、地标、家庭等角度,反映如皋七十年的喜人巨变。

5d9b24d982d56

摄影:邱宇

感受历史与现代交织的宜居小城

2017年,如皋获得“中国人居环境奖”,是当年唯一上榜的县级城市。近年来我市围绕“生产生活生态互动发展、宜居宜业宜游更加彰显”的总体要求,紧扣“水”“孝”“景”三大核心要素,推动品质提升,建设长三角宜居宜业现代化城市,让环境更加宜居,让老百姓更具幸福感。让我们一起去感受如皋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古城的早晨从晨练开始

都说感受一座城市的气息,要从它的早晨开始,而要感受古城如皋的韵味就要去东大街走一走,听每一块青砖讲述故事。东大街历史文化街区始建于南宋,多为清末明初时的建筑,总面积3.66公顷,相当于五个足球场那么大,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是如皋城内主要商业街和居住地。而来如皋必须打卡的就是董小宛和冒辟疆的故居——水绘园了。在水绘园里,早晨的六点,每天都会有很多健身爱好者,他们有的打太极、有的舞剑,沐浴着清晨的阳光这些老年人显得格外精神和健硕,这也是如皋人长寿的原因之一吧!

“吃在如皋”体验如皋的早茶

品味一顿地道的如皋早茶,绝对可以拉近你和这座城市的距离。每天早晨古城才刚刚苏醒,这里已经人头攒动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早起的如皋人对于早茶也非常讲究,在品种丰富的如皋早茶当中,如皋人最爱的要数蟹黄包、烧饼还有盘水面了。由于蟹黄包味道独特,鲜美无比,甚至可以礼相送,食用时先轻轻地咬上一口,然后撒上醋,就着姜丝一块吃,这种吃法在如皋也算是一绝。

漫步东大街

丰盛的早茶过后,漫步在“一横二竖”麻石板平铺的东大街街道上,感受着古邑如皋的一段历史记忆,南宋建筑风格,街面均为“橽子门”,诸多商号建筑保存完好。老街经受着岁月的浸润,也滋养了不少艺术工匠。相较于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急剧转变,东大街至今还保留着市井生活的老味道,这也得益于我市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确定了细致的保护管理办法,先后开展了内外城河、历史文化风貌区的环境整治工作,加强历史文物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修缮、管理工作,使得文化在古城如皋得以传承。

“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都说如皋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如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涉及所有非遗门类,实现了17大类项目全覆盖,共有572个项目列为如皋市非遗项目。除了在东大街可以看到丰富的如皋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城区周边的顾庄、大明这些村子里也随处可见一项江苏省非遗——如皋盆景造型技艺。

让老百姓享受高质量文化体育生活

2011年,总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投资近5亿元的市文化广场建成开放。其中,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以及科技馆和规划馆体量规模、配置档次居全省乃至全国县(市)领先位置。吃完晚饭,文化广场上便会传来了一阵欢快的声音,市民们正打着腰鼓跳着广场舞。自文化馆开放以来,很多市民有了固定的跳舞场地,再也不用打游击了。现在,我市老年花鼓队每天都会有二三十名队员来到文化广场进行练习,对她们来说,文化广场就是她们的第二个家。自2014年建成以来,如皋奥体中心办赛能力越来越强,承接了很多国家和国际性综合大型赛。2016年起,更是成为南通本地首支职业足球队—支云的主场,奥体中心从此成了如皋人心中的体育文化圣地。

□融媒体记者何志鹏

老照片背后的家国变化

“嗨,舅舅。”

“嗨,小林。什么时候到家的呀?”

“今天下午刚到。”

时值国庆,外孙温康林刚从德国特里尔大学学成归来,康健立即招呼一家子聚一聚。无奈工作繁忙,儿子儿媳还得在厦门呆几天,孙女则在上海设计公司加班。虽然分隔三地,但打个视频电话倒也方便。

这是一个普通的八口之家,要说起这家人的故事,就要从82岁的康健开始讲起。

康健出生于1937年,父亲是一所学校的雕工技师,却经常被日本侵略者抓去当劳工。从那以后,康健就对家里的一点一滴格外珍惜。50年代初康健省吃俭用攒了近两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照相机,这也是当年家里的第一个奢侈品。

“有一个朋友从朝鲜战场带回来的,里面还有配件和暗盒,一次只能照一张。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小照相机。”康健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手里的宝贝儿。他说,他用这台相机记录了他家从小瓦房到公寓房的4次搬迁整修过程。

解放后,康健住在政府分配的一套小瓦房里,直到1974年他们终于盖起了属于自己的第1栋房子。康健指着相册里的黑白照片回忆道:“当初建这个房子的时候,总共只花了15000元。处处都在精打细算,为了节省水泥,墙都是用煤渣和石灰做成的砖头砌的。”

在客厅的墙上,还挂着四张不同时期的全家福,康健说,这也是他们小家发展的一种见证。站在全家福前,康健感慨万千:“改革开放之前想照个留影不容易,都要去照相馆照。后来慢慢不一样了,条件越来越好,相机不断升级,照的照片也越来越好看。可以说我家庭的变化跟整个社会的发展是同频共振的。”

“爸爸也经常给我们讲这些老照片,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要牢记过去,不忘初心,才能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我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孩子的。”康健的女儿告诉记者。

2004年康健家搬进了城里的新房子,日子越过越好,老人用相机拍摄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为了带记者了解自己生活的环境,康健特意带上相机领大伙儿转了转。“现在主要用相机拍拍美景。日本侵略者在这儿的时候,我们一天到晚担惊受怕;遇到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萝卜叶、野菜等什么都吃;现在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强起来了,我们的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

康健常说,在他心中有两个家,一个是小家,另一个则是国家,无论是十几台照相机还是那些老照片,都是他留给家里最宝贵的财富。

□融媒体记者朱波娜

《国旗法》首倡者李玉坤:

让五星红旗飘扬在 每位中华儿女心中

1947年出生的李玉坤,是在五星红旗下成长起来的新中国第一代少年儿童,他的外祖父是如皋老字号——邓广润嫁妆店店主,“我外公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切身体会到新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五星红旗有着深厚的感情。”

据李玉坤回忆,那时每逢佳节,尤其是国庆节,各家商户都会在店门口挂上一面五星红旗。“我很小的时候,外公就抱着我挂五星红旗。我逐渐长大,先是自己能站在高凳子上挂,再后来改成小凳儿,最后站在地上就能挂上去,我是真正在国旗下长大的。”外祖父的启蒙让李玉坤把对五星红旗的挚爱深深镌刻在心中。

1988年6月,李玉坤赴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培训。在美期间,他感受最深的就是星条旗无处不在,而反观当时的中国,国旗悬挂的普遍程度远远不如美国。这一年李玉坤刚刚当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怀着对人民负责、对国旗热爱的心情,国庆节当天,他连夜起草了一份《关于提请国务院有关部门加强国家观念教育,为在全国范围恢复升降国旗习惯作出必要措施的建议》。“我在两个月以后收到全国人大寄来的厚厚的一沓复信,说我的建议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决定由国务院法制局、全国人大、全国政协草拟悬挂国旗的法律法规。”李玉坤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纸建议竟然催生了一部法律的诞生。

1990年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正式颁布,并于同年10月1日实施,从此,李玉坤这个名字与《国旗法》紧紧联系在一起,29年来,李玉坤坚持不懈地宣传《国旗法》,在全国各地留下了爱国的足迹。如今,李玉坤已经72岁高龄了,历经岁月洗礼,他对国旗的热爱与日俱增。为向国庆节献礼,李玉坤尝试着把有2000多年历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丝毯和五星红旗融为一体:“我用丝毯的工艺做了织国旗的尝试,给新中国70华诞献礼!”

今年7月,世界旗帜学大会在美国召开,由李玉坤设计织造的五星红旗挂毯和世界旗帜学大会会旗在会上精彩亮相,助推我国成功获得2023年第30届世界旗帜学大会主办权。李玉坤说,要让五星红旗飘扬在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他还有很多事儿要做,“70年不容易,我们人民生活幸福美满,祝愿我们祖国的五星红旗永远飘扬,祝愿祖国永远屹立在世界之巅。”

□融媒体记者乔青

旧光影的新生

老电影用影像和声音反映着百年来的历史和艺术风格,越来越多的当代人开始对这种文化着迷。不过胶片留下的模糊、闪烁、杂音,成了人们了解老电影的最大障碍。就在位于高新区(城南街道)的华夏电影,一群充满热情的人正在用最新的技术让老电影“脱胎换骨”。

一块传统的荧幕,一部红色题材的电影,几十张塑料板凳……这是近两个多月来,华夏电影每周日都能吸引到一大批忠实观众。清晰、完整,是观众提到最多的词汇。原来,大多数人接触的老电影其实都是过去的DVD版本,一般只有720P,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当下观众的要求。而华夏电影的公益放映却不是简简单单“炒冷饭”,放映的所有电影都是经过4K修复,画面、声音都更加接近原片。

荧幕上不到2个小时,荧幕下却是一个团队数月的努力。在华夏电影的胶片库还保存着2万多部国内外电影,等待修复、等待新生。

张世荣今年68岁,把着修复第一道关。别看年纪大,找茬纠错全凭一双慧眼、一双巧手。

选片、除尘、补损……在一个占地一平方米的机器前,老张要用一双眼睛找出快速运动下胶片的瑕疵,一双手虽然为了保护胶片而戴上了手套,却能敏感地捕捉到胶片上的缺口。老张介绍说,“修复扫描的好与坏就跟这个物理修复有直接关系。扫描的仪器很精确,不修好很容易伤机器,效果也不好。”

一卷胶片200米,只能播放10分钟,一部电影的胶片就有数公里。老张唯有保持长时间的专注才能保证滴水不漏。

老片子不只是老一辈人喜欢,抢救工作自然也不只是老师傅冲锋在前。就在隔壁,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正以更惊人的耐力,对扫描后的影片进行更精细的处理。二十出头的数码修复师谢忱向记者介绍:“物理修复后的胶片,经过扫描变成数字画面,还是会存在油斑、抖动或者一些不正常的闪烁。”

正常播放,1秒过24帧就是24个画面,年轻的谢师傅得一帧一帧得过,一天也只能修复1分钟。“有些画面从一个画面来看,它并没有什么大的划痕,或者是其他的问题。但你在连续播放的时候,这上面有一些白色线条。”出于对老电影的尊重和喜爱,即使是令人难以察觉的细微瑕疵,谢师傅也发扬“鸡蛋里挑骨头”的精神。

选片、除尘、补损……物理修复得一周;去污、休痕、调色……数码修复得重复三遍。老电影的修复不仅是技术活儿,更是细心活儿。作为国内一流的胶片档案抢救保护研发基地,华夏电影已经完成500多部老电影的修复工作。正在试营业的电影博物馆,是国内最大的电影文化产品收藏基地,收藏着世界电影史一百年来各类设备,以及新中国成立以后各大历史事件声像资料。“喜爱老电影”是这个团队共同的特质,他们扛起了老电影的常规性和创新性抢救保护,更走在了老电影宣传推广的第一线。

□融媒体记者黄玉树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宋元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