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博物苑里的草木诗经(上)

□陈健全

“年少时,觉得《诗经》里那些植物很遥远,仿佛远古生物打上了神秘的烙印。有一日,我幡然醒悟,那些远古的草木,其实一直都在我们的生活里,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周末,南通博物苑内散步,于新馆一楼书架旁歇脚。随手翻书,读到一篇《村庄里的草木诗经》,心旌神摇之余,何尝不“幡然醒悟”?莫说广袤的乡村,就在眼下的百年博物苑中,四时草木,不知有多少在《诗经》中优游涵泳呢。恍惚间,它们有如三千年前《诗经》里活生生的人,穿越时空,款款而来。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正月,大地回春,时见一手持铲,一手拎马夹袋,躬身寻寻觅觅的大妈。无他,在挑荠菜也。盖因,荠菜作为野蔬中的“报春菜”“护生菜”,几乎无人不欢。君不见,春来一卷之的春卷,乃至馄饨、圆子、豆腐汤,好像少不得这春馔妙物。况且在通城,荠菜谐音“聚财”,新年伊始,也讨个口彩,图个吉利。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早春二月,苑里绿池淡淡,青柳依依,游人日多。柳岸边,见人折柳,我未生离情别意,却念想老家的柳芽摊饼了哈。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阳春三月,又名桃月,那么,苑中桃花当然是灼灼的红,就像小姑娘红扑扑的脸,娇艳水嫩,弹指可破。最妙的,莫过满地飞红雨,登魁星亭,望临水而筑的谦亭、濠南别业,氤氲在一片烟霞之中,真是桃花坞里有人家了。想必这儿当年的主人张謇是爱桃花的,并寄寓了“宜其室家”的深意吧。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芳菲四月天,中馆前的药坛中,一地泽兰、芍药、蓍草、益母草、丹参、蘘荷等始露芳华,而青青艾草早已郁郁葱葱。许是如遇故知吧,我忍不住抚摸艾叶,毛茸茸的,更兼有股奇异的馨香。记得,小时候,妈妈总不忘采来艾草,将之煮水,本草香味浓郁,让我洗脸、泡澡,浑身舒爽极了。五月端午一到,满城家家绿艾悬门,艾叶如旗,菖蒲似剑,艾香飘逸。妈妈除挂一束于门楣之上,总是插一束艾草于堂屋条几东首的瓷瓶中,满堂生香,少不了说句“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来”什么的。长大方知,原来出典《孟子》的“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而今冬病夏治,艾炙用艾,听说也是越陈越好。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芣苢,就是车前草。春来,它簇生于路牙边。夏至,叶间抽穗开花。入秋,碎花结籽,便是车前子,可入药。从前炎夏,老家的井台边,妈妈每天午后摘其叶子,汲水洗净,与藿香、佩兰一道,泡于搪瓷茶缸,让我们当茶喝。然我与小伙伴们更喜见花梗蹿高了,便各择直愣愣的一根,两两交叉,构成十字,再折一个弯,以不断者为赢。如此这般,斗草不止,不亦乐乎!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芣苢 荠菜 艾草 诗经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