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陕北啊陕北(上)

□罗雪村

5d73c382e0897

油画家、老延安罗工柳先生题字

走陕北

这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2019年“相约北京”音乐节开幕式上,著名的中阮演奏家冯满天边弹奏边高歌一曲《兰花花》,听着让人荡气回肠,那一刻,我真想陕北!

对陕北,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它缘何而来——是路遥小说《人生》,电影《黄土地》?是古元木刻《回忆延安》,民歌《三十里铺》?还是梅绍静的诗句“在老远老远的地方就想着你,高高的、高高的山塬……”和窑洞里的窗花与花布门帘……反正是一听到“陕北”这两个字,就会让我好一阵心热。

所以在那些年,我常常挤在一车嗓音瓮瓮的“哦”、“上哪搭儿”、“做甚”的老少爷们儿婆姨中,走延川,走绥德,走清涧,走吴起……

瞎子牛牛

是2006年3月的一天午后,在陕北吴起县李边村一处黄土坡下的背风处,我正在给几个晒着暖阳的老汉画速写。突然,坐在边上的那个瞎子扯开又尖又高又亮的嗓子,吼唱起来:“五谷里(那个)田苗苗,唯有高粱高,一十三省的女子呦,数上(那个)兰花花好……”我一惊,哎呀,听过那么多人在电视里、音乐会上唱陕北民歌信天游,哪个有他唱得好!唱得真!唱得让人心酸,唱得让人想哭……这个唱歌的瞎子,村上人叫他“牛牛”,没有大名,爹妈死了,从小失明,四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儿——可怜着哩!就想起谁说过的那句话——人愁了,才唱得好山歌……

我至今没忘那个瞎子“牛牛”,也时常想念那片浑黄的土地,想念那一座座高高的山塬和那些生生死死离不开它的人们。

(作者系著名美术编辑、画家)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