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履及王尔德故居

□彭伟

像一篇童话,我有幸履及王尔德故居。

今岁暮春,畅游英伦,最后一站是都柏林。巴士进入市区,导游预备三小时购物。下车时,她说王尔德故居近了。我即刻申请脱团。已是薄暮时分,天空有些许昏黑,又逢轻风小雨,然而街道如洗,清爽静美。我携着母亲、小儿,悄悄地越过爱尔兰国家美术馆,到达十字路口。一座乔治亚时代的白色双层联体建筑赫然入目,右侧墙上雕有硕大的金色字母“都柏林美洲学院”,正面是厚厚的石壁中嵌入薄薄的长方形推拉窗,相得益彰。最美的要数古典门廊,充满复古风:左右对称的罗马立柱,支撑起三角形门檐,内侧有黑色的木门、金色的铜琐、透明的半圆窗户。门上镌有整齐的木块,与石墙融为一体。门柱与窗户中间别有一个黑色园板,上书白字“奥斯卡·王尔德,1854—1900,诗人、剧作家、讽刺家,1855—1878居住于此”。前后20余年,此地对于奥斯卡·王尔德无疑有着特殊意义。我想进入室内参观,小儿急切地敲门,可惜无人应声,也许时间太晚,也许已属校室,只能悻悻作别,前往对面的梅瑞恩公园——观赏王尔德雕像。

穿过十字街头,继续前行数米,从一座小门拐入,我们已到像前。园中细雨沥沥淅淅,雕像中的王尔德怡然自得。记得读过《快乐王子》,他创作的主人公快乐王子就是高高地矗立在市中心的一座神奇雕像。王尔德西去后,爱尔兰大众难忘“快乐王子”的形象,为著者雕像,以示纪念,理所当然。这座雕像是一座不可多得的现代艺术精品,尤其材料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精品石料。我细细端详,越看越感受到雕刻家的良苦用心。整体上看,王尔德的外貌栩栩如生,衣着充满鲜明个性,彰显王子形象。微观上看,色彩的深浅、纹理的变化,成功地塑造出王尔德微妙的心理。王尔德雕像斜倚在一座大石头上。他的头发、脸部、双手均是危地马拉翡翠原石,呈现灰白色。脸部表情、双手姿态互为一体。他右手弯曲,托向下巴,左手撑在底座上,似乎正在思考什么?答案写在脸上,正如王尔德对人性的思索——右半个脸自然和谐,象征着快乐幸福;左半个脸目歪腮鼓,代表着讽刺忧伤。他的衣领、衣袖来自粉红色挪威锰黝帘石,质感清晰,与上半身加拿大玉石制成的鲜绿色夹克,融为一体,凸显像主高贵独特的性格。王尔德双腿细长,套着挪威结晶石打磨而成的黑色长裤。底座是一块忽明忽暗的白石英巨石,采自爱尔兰威克洛山国家公园。石中嵌入一个椭圆金色牌子,上面布满绿色锈斑,文字依然可读:“雕像者:丹尼·奥斯本,梅林·霍兰德于1997年揭幕。”前者是闻名爱尔兰的雕刻家,后者是奥斯卡·王尔德的孙子。

在王尔德雕像的对面,还有两座青色小雕像,构成稳定的三角关系,支撑起王尔德的人生理念。一座是赤裸的孕妇,跪在地上,双目侧视着王尔德。她就是王尔德的爱妻劳埃德。另一座袒胸露肚的断臂男子雕像,象征着古希腊的葡萄酒神、戏剧之神、欢乐之神——狄俄尼索斯。两座雕像下方黑色柱上留有爱尔兰诸多名人的墨迹,内容均是王尔德的妙语。

出于对王尔德的尊重,我让小儿与雕像合影。小儿顽皮,一心只想在上面爬爬。待他顽劣一阵,随奶奶漫步去园内他处,我得以静静伫立在像前,慢慢思索。我想起英文中tourist(游客)和traveler(行者)的差别。心存感激,我可以走进王尔德像前,不像一位游客,只是走马观花,前来瞻仰一番,而像一位行者,有着闲暇的时光,思索着他的人生。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王尔德 雕像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