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诗舍如诗

□陈健全

初夏的清晨,出中山门,一路桐阴密如盖,不时醇厚冬青香。山阴道上,我正向神往的南京“最美诗社”——先锋书店永丰诗舍而去。

不知不觉,参天梧桐树下,中山陵3号到了。黑漆的大门,铁艺的围栏,乍看这儿像个花园。才进门,青青草地上,迎面一个巨大的露天书架。据介绍,这个构架为“中”字形的书架,特指中山陵,四根以“W”形钢架联结而成的构图,象征“书是知识的桥梁”之意。  

走近书橱,一看全是旧书,不乏巴金、沈从文、钱锺书等人的文集。书架后木栅栏上,悬着德国著名诗人荷尔德林的名句:“人,诗意地栖居。”这倒与先锋书店践行“大地上的异乡者”相契合,拨动着人的心弦。

穿过庭院,挺拔的枫香树掩映着一幢民国建筑,红柱蓝瓦,走廊还有古典的栏杆。屋檐下,挂着“永丰社”三个大字的匾额。据说,永丰社最初建于1933年,属于中山陵的附属建筑,作花房之用。抗战期间被毁,片瓦无存,直到1993年,依原貌重建,后来先锋书店联合中山陵景区,经过设计装修,形成了如今的永丰诗舍。

进得店去,音乐低回,书香与咖啡香氤氲其间,遇一对青年正捧着本《海子诗文选》。店内规模不大,仅一大开间,但书架与案几林立,尽是诗集、诗作,真是满满的“诗歌的味道”。当然,开发的文创也不少,南京旧影新貌、明信片、笔记本等,古今韵味共存。走着,不经意中,见着著名诗人北岛、郑愁予、洛夫等在此驻足的留影。既然来到诗舍,且挑了惠特曼的《草叶集》、汉学家比尔·波特《空谷幽兰》各一册。

店里小伙让到后院走走,说是有四间以著名诗人命名的专属诗屋。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林边,有普希金诗屋,白色小木屋;而聂鲁达诗屋,蓝色的,当是寓意这位智利诗人是“大海的儿子”吧。另外,砂岩色的,则是阿根廷的博尔赫斯和俄罗斯的茨维塔耶娃诗屋。不过,唯独茨维塔耶娃诗屋开着门。到底是闺房,粉白的墙壁,浅色的圆桌椅、钢琴和梳妆台,还有精致的镜框镶着诗作、蝴蝶标本,女诗人优雅的气质和不凡的艺术修养不言而喻。仅场景再现而已,却也穿越时空,让人浮想联翩。

点杯夏饮,步至后院露台坐下,抿一口,恍惚间,浮现诗人们的身影,感受他们诗歌独特的艺术魅力。掀开书,先一页页走进《空谷幽兰》。全书是作者探访终南山隐居者的行吟,其中写道:“对于城市中的人来说,置身滚滚红尘浪滔天,每天面对无数欲望颠沛,若能保持自持修行的坚韧,遵循品德和良知,洁净恩慈,并以此化成心里一朵清香简单的兰花,即使不置身于幽深僻静的山谷,也能自留出一片清净天地。”读着,心旌神摇。是啊,其实,无论栖居何处,最重要的还是有一颗远离尘嚣的心。合书,仰望深深桐阴,阳光从缝隙中筛落下来,投射出斑驳的光影,虽山风吹过,但周遭的一切安静如画。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