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老 乡(下)

□张立俊

文革结束后,公安系统几次派人来请他“官复原职”,而他怎么也不答应,说:“车间同事对我都很好,个个像兄弟,我怎么能舍得离开他们呢?我才不愿去呢!”公安局的来人见说服不了他,只好作罢。

刘师兄工作一贯认真负责,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当官不当官在他看来都是一个样,只要能为国家、为人民作贡献,管他干啥都行!

20多年前,刘师兄和我先后从单位退休,时间比较充裕,我们俩就经常约好外出旅游,宁波、常州、杭州、绍兴以及上海周边的各个古镇几乎跑遍。每到一个地方,刘师兄触景生情,吟诗、唱歌样样来。见我在报刊上发表儿童文学作品,他竟然也悄悄地学习写起来,一天他把自己写的童话《毛毛狗》给我看,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写出的作品却那么富有童趣,让人看了爱不释手。我马上把他的童话介绍给一家儿童刊物,不久果然得到发表。他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把登有他文章的刊物紧紧放在胸口,仿佛抱的是他的儿孙。

刘师兄喜爱吃家乡饭菜,大芦稀饭下水饼子,是他的最爱,再配上些咸菜、萝卜干,吃起来怪有味的;小鱼锅贴、炕焦饼、酸菜烧羊肉等家乡土菜,更使他垂涎三尺!刚开始,我俩在一起也学过做家乡菜,不知怎么回事,总是做不出家乡的味来!经过一番琢磨,加上他爱人的指导,我们终于学会了!刘师兄欢天喜地,乐不可支。从此每逢他做家乡饭菜,都叫我去吃,这时我再也舒心不过了!

时间过得飞快,刘师兄已是88岁的长寿老人了。十多年前,他突发脑梗,虽然经过多方治疗,病情有些好转,但只能卧倒在床,不能外面行走,说话也很困难;即使说话也是“伊伊呀呀”地讲不清;我去看他,也只能由他子女当“翻译”。见到我只能笑笑而已。每当我与他谈起老家的事儿,他却浑身来劲,很是激动,脸上也出现微微的笑容。每次我回老家,都要把所见所闻讲给他听。他很感动,虽不能动口,但他会竖起大拇指来加以赞扬!他很想回老家看看,然而力不从心,无法成行。他后悔病前没有多回几次老家,现在倒好,再想回去也没办法。为此,他常常流下了泪水,痛恨自己为什么会得了这个倒霉的病!他的小儿成章是个孝子,他说:“一定在老爸有生之年,送他回趟老家到处看看、溜溜。为了满足他的要求,我会开车送他去的,让老爸在老家到处玩玩,亲眼目睹老家的巨大变化,回忆一下他的儿提时代,心里肯定会有说不出的喜悦!”

是的,老人想家,特别是小时候他去过的地方,更使他永远忘不了,回忆往事,历历在目,永远铭记在心。尽管在上海已有数十年了,天变地变,老家在心中永不变!老家装在游子的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们在外家乡人的心里话!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刘师兄 老家 家乡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