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父亲体检

□缪建军

父亲一直住在乡下老家,虽然已有79岁,身体却非常硬朗,干起农活来,不比年轻人逊色。他难得来城里小住,我便和妻子商量乘这个机会陪父亲体检,好让他和家人放心。我们的话刚一出口,父亲却一万个不乐意:“我这样的身板能有什么病?”我苦口婆心地劝父亲:“爸,这是我俩的一份心意,在城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体检是很正常的事,再说,现在身体没什么毛病,并不能说明健康,做做体检可以提早预防疾病。”父亲拗不过我们的好意,就勉强同意了。

体检在第二天上午,医院离我居住的小区挺近,我将父亲交给熟稔的医生就忙工作去了。晚上下班回家,我看见父亲闷坐在沙发上低头抽烟,客厅里也没开灯。我打开灯,他的脸色极为难看,烟缸里好多烟蒂。

我忙问父亲怎么了?父亲好一阵才开口说话:“我恐怕不行了。”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头皮一麻:“爸,那医生到底怎么讲的?”“那几个医生都没有说话,只是查完就一起摇头。后来,一个医生看完我的单子,说我的心脏是什么呼吸不齐。这时候,你那个熟人就进来了,后来又说我的心脏其实没什么问题,说我可以走了。出了门,他追出来说,让你明天来医院一趟,你说说,要是我没什么事儿,他干吗还找家属单独谈话呢?”

我忙给朋友打电话确认此事。“很好啊,可以说是非常好,我看你的身体未必有老爷子的好呢。”朋友在电话那头说。“我问你,那几个医生为什么摇头?”“是啊,吃饭时几个医生还在议论老爷子呢,他们摇头是感叹老人家的身体真好,这样的年纪能有这么好的指标,他们都没见过呢。”我把心放了下来,又问:“那什么不齐是怎么回事?”“那是呼吸性窦性心律不齐,是窦性心律不齐中最常见的一种,多发于儿童和老年人,是随着呼吸出现心律不齐的现象,属于正常的生理现象。”“那你让我去一趟干什么?”“哦,是这样,我想送一包土特产给你老爷子,我怕老爷子搬不动,想让你来取。”

我连忙告诉父亲:“爸,我朋友说您误会了,他们都说您的身体好着呢。”父亲听了,脸色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难看了。父亲说:“你甭蒙我了,这事儿我懂,当年你爷爷查出得了心脏病,就是找我谈的话,他们是怕病人担心,影响治疗。有啥病你就直说吧,我挺得住。”

接下来,无论我怎么解释,父亲都不相信。等到第二天,父亲却干脆不起床了,饭也不吃,脸色苍白得很,显然是一夜未眠。到医院之后,我把父亲的情况跟朋友说了。朋友沉思片刻,给我出了一个主意。晚上下班回到家,妻子告诉我,父亲一天没吃东西了,还嚷嚷着要回老家,说啥也不死在城里。我就去跟父亲说:“爸,我今天去医院了,医生说那天检查好像给您拿错单子了,让您明天再去做一次检查。”父亲一听,半信半疑地说:“你别唬我,真是医生说的吗?”“不信您明天自己去瞧瞧。”我和妻子又是一阵劝,好说歹说,父亲总算答应再去一趟医院。

又一圈检查下来,护士安排我们去休息室坐会儿,等待消息。这时,医生给我父亲鞠了个躬,然后是一阵自责,说:“大伯,这事儿是我们的错,是护士把您老的心电图单子拿错了,您的心脏好着呢,啥都齐,没有不齐的,是我们误诊。为表示我们的歉意,您体检的费用如数退还。”

我听到这里,“嘭”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说:“你们医院也太过分了,跟老人开这样的玩笑,增加老人多大心理负担呢。不行,我要到法院告你们去。”说完,我给熟人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要走,却被父亲一把抱住:“算啦,算啦,谁一辈子不犯错误呢?何况他和你很熟,又不是有意的,我看体检费就不用退了,身体没事就好。”走出医院的大门,父亲几步跨到一个烧饼店前,一边掏钱一边说:“来两个烧饼,一碗豆浆,饿死了,饿死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