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水绘东皋》序(一)

□时鹏寿

陈老师又要出书了!

陈老师大名陈根生,在咱们古城如皋是绝对的名流,套用一种流行句式说:古城很多人都是读着陈老师的文章长大的,还有很多人是读着陈老师的文章变老的。这至少意味着两个事实:一是陈老师的文章很多很多,是的,他堪称著作等身;二是陈老师一直在写不停地写,是的,他长年笔耕不辍。

出书是文人情结。但是,想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陈老师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需要强调的是,那时候出书可是件稀罕事儿)就开始出书了,而且是一本接着一本地出,仅我知道的就有《鲁迅与青少年》《鲁迅名篇问世以后》《缀在巍巍昆仑上的疑问号——鲁迅教材解疑与写作技巧探讨》《乡情》《巷韵·乡情——陈根生美文集》《雉水毓秀》等等十多种。其中,《缀在巍巍昆仑上的疑问号——鲁迅教材解疑与写作技巧探讨》和《鲁迅——伟大的教育家》曾被列为1990年、1992年全国“金钥匙”图书评奖推荐书目,参加过北京、香港、东京书展。《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读书》《中国图书评论》等报刊曾刊出评论文章对其鲁迅研究著作给予好评。散文《巷韵》曾入选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语文第三册自读课本,还有一些散文被收入《当代精短散文赏析》等书。

又要出书的陈老师让我为他要出的这本新著写序,而且是跑到我的工作站耳提面命的,算得上郑重其事。要知道,他老人家可是耄耋之年的人啊!

扪心自问,我为老人家写书序,何德何能?

以年龄论,他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生人,长我28岁,是父辈之人。

以教师论,当年我从大学毕业分配到如皋中学执教,按照世俗的处世哲学应当做小伏低时,他已经是学校藏龙卧虎的语文组(从那时到今日,组内走出了四个特级教师,三个正高级教师)的掌门人。

论写作,他凭作品说话,昂然跻身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行列,成为坚守如皋本土的作家中的唯一;那数本鲁研著作足以让他成为当之无愧的学问家。我虽然也出过几本书,也写过数以百计的文章,忝列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名册中,但是,与陈老师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如果我为我出版的著述请他作序,那是“天下雨”,名正言顺;现在是我要为他的新著写序,那是“雨落天”呢!

当然,如果以我与陈老师的私交而论,他真心让我出手,我自然不能推辞;而且,以我对陈老师的了解,也是有话可说的。

这么多年来,陈老师关于写作的“不怕大,不嫌小;勤动笔,常发表”的十二字真言一直激励着我;当然,他老人家也是以此自勖的。

这么多年来,在包括陈氏府邸等场合,我屡屡亲承謦欬,关于语文教学,关于文学创作,关于待人接物……

这么多年来,陈老师以自身的勤耕不息,为后生晚辈树立了高标,难以企及的高标。

说句实在话,对陈老师他老人家的敬意,由来已久,而且与日俱增。

那么,就把他老人家吩咐我写的序作为他布置给我的一份作业,我就勉力为之了。

放在我案头的《水绘东皋——如皋名胜古迹美文》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