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一生(组诗)

□张平美

一渡

机帆船打西面来,搅动一河水的安宁

水边寺庙里持戒的人和高高的后围墙上面栖息的池鹭鸟

是这座城市罕见的隐士

守住经久不变的清寂,如同秘笈

蓝湾桥伫立在大河中央似一根光芒四射的彩练

似一个年富力强的青年人一肩挑起两岸的炊烟,人烟

老街退去昔日光环在清冷中自渡

桃李树老得结不动果了。栅栏也老旧了。里面的人趿拉着拖鞋

在光影中走动

夹竹桃开满白色的小花像一场隆重的雪

可用于祭奠

苦楝树之孤独在于其身世之谜,它在晨风中饮泣

自然:有一只慈悲的耳朵

清晨之宝贵在于:新

六七点钟的太阳软如棉质;六七点钟的世界美如初见

一周

第二天的雨下得很小心

没有了风的干扰

它们笔直地落下来

像在反复陈述:某种显而易见的道理

月桂在开花,野蔷薇和木槿也在开

累了,它们就停一停

石榴红了:善良结出了果实

人们吃下它

长出一颗类似水晶的心

小径清幽,人迹罕至

我经过了我:长发掩面的哀愁;假意的仁慈

表象的快乐,以及

被冠以幸福之名的生活

你懂的

——时代滚滚大潮中,偏安一隅的人大多是

被遗弃的

孤儿

第三天:阴,有时有阵雨或雷雨

有级别的风,残局…….

第七天也许放晴

白日有红日,夜晚有圆月

伟大的浪漫主义女神,所有人都在敬拜

而唯独我,一个人独立窗前

远眺,沉思

像怨妇,窃贼……

一人

像一颗核桃

守住内心的风暴不置一词

曾经,你也有一颗一碰即碎的心

是什么使它变得坚硬?

你说:仍有许多的瞬间令你内心柔软那么善感

像个温柔的小女人

被一把隐形的锋利的刀具轻轻一下

切在初愈的伤口上,疼痛致使你泪流不止

而中年过后

合脚的鞋越拉越少,你也懒得期待了

爱上安静或习惯于沉默

在社会与私人生活之间;在现实与梦幻

你我,与她他之间

一晚

零点前一刻的星空。灯火明亮的

城市。街道上呼啸而过的豪车,寂寞路灯下

夜行人被拉长的寂寞身影

烧烤店冲天的浓烟像一行褐色的咒语

我们在此喝下啤酒,驱寒的红茶

晚安——

寂静的小书房

小猫咪远眺的忧郁背影,以及

束缚它野性的绳子

某诗人诗集第七十二首诗后面圆满的句号

晚安——

渴望又恐惧欣喜又矛盾的,这一天

玫瑰,烛光;亲情与友情,注满祝福的高脚杯

晚安:亲爱的,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第四十八个生日

快乐

一时

石桥头倒有桥

河塔没有塔,唐楼也没有楼

星星比灯火明亮一点;小黄比大黄小一点

头枕长长的拉马河

风刮几日,雨下几日,晴朗几日

父亲一心推敲他的动力源

在供销社,砖瓦厂,粮站;在人民公社小课堂

通往小黄大队窄窄的机耕路上

母亲挑担的号子声中有一把

尖尖的锥子

外祖父母,有一根永远剪不断的小辫子

常常被审问,批判

他们带着我们,与动物们挤在一间小屋里

一边相爱

一边分裂

你在遥远的地方给我写信

信笺是另一种意义的溪水,多么欢快而有意义的奔流

那时,你我尚且不懂人生,信念,情为何物

生活

有一张无尽饥饿的嘴……

一门

没有风。偶有蝉鸣

天空依然紧绷着脸

痛快地下一场雨或者放晴似乎同样艰难

这样天气的午后

午休显得尤为必要。但又苦于无法进入

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不容忽视的差距

木质茶几上的紫砂茶具是一副好看的静物图

木质大床上似睡未睡的人却不是

隔着棉质睡衣和蚊帐

她内心汹涌的狂澜和细微的涟漪你看不见

隔着门

一株兰草探头探脑试图揣摩她的内心却是徒然

隔着门

芙蓉鸟和花八哥和睦成推心置腹的挚友

它们一起用歌声打破这个午后的沉郁,似一股清奇的山风

而浮世喧嚣,人们疏于聆听

与赞美

一只鸟的精神世界不可能完全取决于外部

一个人也理应如此……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