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春 天

□卢静

这两天气温飙升,就体感而言,“温暖”恐怕得换成“炎热”了。这一热,似乎让我从恍惚中醒来——春天就要过去了。还记得油菜花开得正艳的时候,跟那口子说:“我们去长青沙岛看油菜花吧。”还记得春意阑珊的时候,又跟那口子说:“我们也来个烟花三月下扬州吧。”然而,各种各样的忙碌与繁杂让美好的约定无法实现。眼见着花儿谢了,三月过了,才在猛然回头时一遍遍地懊悔——哎,这个春天又错过去了。也越发不由自主地忆起童年的春天来。

那时候少有水泥地。春天一到,路边、田野、河坡,甚至房前屋后,各色野花竞相开放,不必说蓝色的婆婆纳,也不必说紫色的叶堇菜和黄色的蒲公英,单单是白色的荠菜花就开的恣意壮观。然而,幼时不懂得欣赏大自然的美,也无心去赏景,好劲头全用在吃和玩上了。

犹记得当年祖母依旧精神矍铄,老人家总能将这些花花草草变成餐中美味。就拿叶堇菜来说,祖母叫它紫猪草,常挑了回来,去根洗净,拌上豆昔儿撒上盐,用竹篾片装好放锅里蒸,熟透的紫猪草虽然失去了叶绿花紫的美,却飘着自然野味的香。往往是等不到开晚饭就被大吃精光的。现在想来都无法解释,如此简单的食材和调料烹饪的“猪草”,究竟有什么好吃的呢?然而,却成了童年留下美好回忆。

春天,木香花也开得正当时。一河两岸,堤坡上开得最多的就数它了。有的攀着树枝开花,那花也就高高地挂在头顶上;有的顺着斜堤自然漫开,那花也就铺了一方花毯。木香花分两种,家木香藤无刺,野木香有细小的刺,香味略有不同,各有其妙,但颜色都是一色白,纯洁。木香花开的春天,女孩子们就喜欢采了簪花戴。有辫子的牢牢地插在编绳上,没辫子的也要别个小黑夹子,就为插上几朵木香花,好顶着一头的花儿炫耀,风一样地跑过来,飘一路的香,再风一样地跑过去,留下身后一声声艳羡:“好美。”更引得没花的孩子跟前跟后谦卑讨要,终得一支,激动得不知插哪儿才好。也有讨要不得的,这一天的气都是花儿给憋出来的。

春天的那些日子里,我们就这样馋着嘴品尝野味,戴着花臭美,沿着开满菜花的小路来来回回,从花开的日子走到结籽,一不留神,春天就溜走了,夏天也就来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