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在文洁若先生的后乐斋(中)

□张维祥

文洁若让我帮她搬书,这是一套日本出版的16开精装三册本《夏目漱石文集》,很厚实。她在每册书的目录上做标记,用铅笔写下“文洁若已译”“可以不译”“已有人译”等字样。她说,她要把这套书送给同是翻译家的弟弟文学朴进行翻译。这几天,文学朴的女儿正在北京,要过来取走,带到日本去。文老一边做标记,一边与我聊天。她的思维活跃极了,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她问我多大了,并说自己都92啦。我说:“我是80后,您是90后,您还小呢!”她笑了。后来说到什么,她冷不丁冒出一句“萧乾没我坚强”,我知道,她是说“文革”时期,萧乾实在受不了那种折磨,几次想自杀,都是眼前这位瘦小老太太帮她挺过来的。偶尔,她还哼唱日文歌曲,快乐得像个孩子。

她给书贴夹带的做法,我实在不敢恭维。她找来硬牛皮纸袋,让我帮她撕下一个个小条,还不能多撕了,然后用胶带贴在书上。我说这可能损毁书,她坚持说不可能,或许她更有经验吧。我把她标注过的书,用袋子装好,搁在显眼的地方。转身发现,她手头一册日文书上写有“清华文库惠存 文洁若敬赠 二〇〇七年一月廿五日”。“这册书不是捐出去了吗?”我一问,她自己也有些诧异,看了看说,“现在不捐,以后捐。”我明白了,这是给心爱的书们“托孤”呢。

书里书外的历史

文老打开旧冰箱从里面拿书给我。一本是《一个民国少女的日记》,这是她三姐文树新的作品。文树新生于1915年,20岁就英年早逝。如果她寿终正寝,一定是闪耀中国文坛的明星式人物。但当时,让她出名的还不是她超群的才华,而是她14岁就开始与孔德学校国文教师杨晦的“师生恋”。这位杨晦先生,曾是“火烧赵家楼”的领导者之一。迫于双方家庭的压力和各种纠葛,几年之后,文树新与杨晦突然避走上海,作为驻日外交官的文宗淑则宣布与文树新断绝父女关系。多半年之后的1935年,文树新产下一女,但因身染风寒不治身亡。当年周作人的准儿媳也是因为去看望她,受到传染而撒手人寰。这部日记里充满了悲情故事,也充分体现了文家三女儿文树新的绝世才情。我告诉文老我知道这本书,但还没仔细读过。她坚持写上“××、××贤伉俪惠存”,可见她对婚姻家庭的重视。另外一本是萧乾著《挚友、益友和畏友巴金》。文老说:“我给你写钱钟书评价萧乾的那句话吧,我都背过了。”然后认真写下:“萧乾英文好,有才华,可惜不会保护自己,盛年时过于锋芒毕露——钱钟书先生语,文洁若录。”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文树 萧乾 杨晦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