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凤子的《废墟上的花朵》

□免点

玉树大地震那年,有位诗人写了本诗歌集《废墟上的花朵》。中国作协为此还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了研讨会。说来也巧,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也有一本《废墟上的花朵》,是凤子女士的散文集。抗战初期,凤子流落于西南诸城,写下了多篇随笔,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最终集成了《废墟上的花朵》。此书36开,属“大时代文艺丛书”,1941年11月由商务印书馆初版。据《现代作家辞典》所记,《废墟上的花朵》是凤子的处女著,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发行。许定铭在《大公报》上发表了《废墟上的花朵》一文,两次提到“此书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笔者细看自己存本的版权页,“商务印书馆”之前没有“香港”二字,倒是“发行人王云五”右侧印有“长沙南正路”。由此可见,当时商务印书馆的总部在湖南。

笔者推测可能当时凤子本人生活在香港,将自己的稿子交给了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所以觉得此书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发行。

《废墟上的花朵》共有散文30篇。凤子因比较喜爱其中的《废墟上的花朵》,就将之定为书名了。笔者也酷爱此篇,相比其余诸篇,《废墟上的花朵》格外展现了作者超前的“思想深度”。《废墟上的花朵》用真实的笔触记录了日军空袭重庆给国人带来的苦难。行文之中,作者突然笔锋一转,加上了深刻的评论,“语不惊人死不休”,让读者觉得凤子是一位有思想的散文家。譬如日军空袭的炸弹,钱锺书先生在《围城》中“戏曰”:炸弹是“日本人唯一豪不吝惜的东西”。相比之下,凤子在《废墟上的花朵》中的评论来得更为直接,更有深度:“这种疯狂的行动才是敌国人民血汗的浪费。”凤子如此真实的感慨告诉读者:“日本入侵中国,不但在鱼肉中国人民,也正在愚弄着日本人民。”在那个年代,作为一名话剧演员,凤子对战争本质的认识如此深刻,怎能不让人佩服!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