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桃花的爱情

□任崇喜

一场细雨拂来,几声春雷滚过,勤劳的人,早起推开院门,会惊讶地发现,庭园中的几株桃花已然绽开,立在清冷的晨风之中。她如同淳朴的乡间少女,楚楚立着,倚着柴扉含羞带笑。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桃之未经接者,其色极娇,酷似美人之面。”彤红似锦、艳丽的桃花,仿佛富有人的感情,犹如少女。

此时天气微冷,人们忽然见氤氲的春光中,朵朵桃花绽放,和着春风,轻轻荡漾,娉娉袅袅,自有一股股馨香直透人的心扉。

“桃红柳绿春光浓,娇花人面别样红。丹彩含羞紫燕鸣,仙源流霞暖融融。”她的出现,是旁枝斜逸式的,只需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侧影,或一个简单的扮相。寂静的农家小院前,生出几枝粉粉的桃花来;一片喧闹的油菜花丛中,俏立着一树桃花;乍暖还寒的土坡上,飘浮着一片片桃花;田园深处,在转弯的一刹那,有几枝火红的桃花从围墙后一下跃入你的眼帘……看到这些情景,你定会和崔护一样吟唱:“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桃红,这名字让人欢喜得紧。小桃红本是梅花的一种,其叶似榆,其花如梅,枝短花密,满枝缀花,故又名“鸾枝”。在我看来,小桃红的名字让给桃花,更恰如其分。小小的一株桃花,在水边悄悄地红着,可爱,俏丽,妩媚,娇小玲珑,让人想起古典江南的旧闻轶事,那些闺阁闲情。

桃红是喜庆的颜色。“不恨残花妥。不恨残春破。只恨流光,一年一度,又催新火。”弯眉如月、明眸若水的古典女子,生命花季,被一片桃红色映衬,无比美好,自有一份活泼泼的青春。

秦淮名妓李香君,被迫做了漕抚田仰的小妾。她宁死不从,刚烈得以头撞墙,鲜血四溅落在了侯方域所赠的宫扇上。画家杨龙友点染折枝桃花图时,潜意识里念念不忘的,还是她出身“秦淮八艳”。这为爱化血、血化桃花的爱情故事,惨烈,让人又无可奈何。

“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暮春的早晨,宫女在桃树下徘徊,看看春风阵阵,桃花飘零,满地残红,不禁悲从中来。桃花凋谢,可以结出丰硕的果实来,可是,宫女呢?滞留深宫,青春不在,幸福无缘,只有苦叹。

“人面桃花相映红”,一个男子的痴情,对心仪女子怅惘的永久记忆,成就了一段不朽的佳话;桃花源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那种空灵舒展,令人神往,成为躲避祸端、安详平和人间仙境的象征;桃花岛上,黄药师临海而居,植桃成林,以桃花布阵,以桃花相陪,成为他侠骨柔情、笑傲江湖的终极寄托。“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好一种诗意栖息!

桃红柳绿,春光明媚。桃花的凋零,往往和春天的逝去连在一起。“风来吹叶动,风动畏花伤。讵诚当春泪,能断思人肠”,“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怜花惜春,伤春断肠,是落花之痛,更是惆怅之情。“庭花自落无寻处”,如霜的悲叹,更是让人心凉。“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春天总是短促而易逝,像一出恼人的轻梦,常常是几番风雨、一地残红。

其实,这关桃花什么事情呢?桃花依旧是桃花。无论“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的忧郁,还是“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的惆怅;无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的悠闲,还是“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的留恋。桃花不改其初衷,依旧用灿烂的笑脸“笑春风”。

这也正如爱情。“杏花开后不曾晴,败尽游人兴,红雪飞来满芳径。问春莺,春莺无语风不定”,无论是添香的红袖,还是薄命的红颜,美得同样让人心疼。

桃花芳菲尽时,正值春深如海。与其感怀春光易逝,不如欢呼春天如涨潮般到来,无可抵挡。缘来,妙不可言。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桃花 残红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