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流转的时光

□夏江川

前几天细雨绵绵,我翻开被遗忘很久的相册,看到一张三十多年前在藏北工作时的旧照。泛黄照片上的我,穿着绿色邮政标志服,站在干打垒的土坯屋前,仰着黝黑的脸,炯亮的眼睛望着远山。看着老照片,我的思绪飘向远方,重拾流转在雪域高原的时光。

20世纪80年代,我在藏北一个县邮电局工作。当时邮政开办的业务仅限于信函、汇兑、包裹、报刊发行等传统业务。因为局里只有9个人,人少事多,我除了完成报务工作,有时也去营业室和分发室帮忙。在分发室分拣邮件需要不停地站起蹲下,一天下来,起蹲几百次,腰酸腿痛。此外,当投递员有事不在岗了,还要蹬着绿色“永久牌”专用二八加重自行车送邮件,风大雪厚时只能步行投递。

有一年隆冬,我去离县城五公里外的驻军送邮件,回来的路上因顶风冒雪骑不动自行车,就从近路返回。在过冰河时,突然一块冰面裂开,身子掉入冰窟窿,自行车倒在冰面上。我冻僵的手紧拽车杠,想用自己的臂力把身体撑上去,可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腿脚抽筋麻木,根本无法使劲,我拼命朝着不远处河边的土坯屋叫喊,人被冻得连晃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后来,一个头戴狐皮帽、身穿羊皮袍的牧民朝我跑来。我的命算保住了,可自那次后,四肢末端时常麻木,软弱无力。

两年后,单位有了一辆幸福250摩托车。那些牵着马到局里来领工资和马料费的乡邮员,都好奇地围着“电驴子”东摸西看,嘴里念叨着藏语,面露羡慕的表情。我迫不及待地拿到了驾驶证,每次骑着摩托车在县城沙石路上奔驶时,总有一群藏族小孩追在后面叫喊,哪怕吃一嘴土也不在乎。那一刻,我的心情就像现在开着豪车的人一样牛气,但更多的还是对邮政工作感到十分自豪。

此后多年,我经历了邮政独立运营、政企分开的改革。邮政除了开办传统业务,还衍生出代售票务、金融、保险及物流配送等业务,并陆续新开办了网上邮局、电子汇兑、电子商函等“互联网+”的一系列服务。拉萨邮区中心局邮件处理中心投产使用后,邮件可以通过皮带机从车厢直接运送至供包台,由分拣员扫描进入分拣机分拣,高效处理每日数万件的邮件量。

有一年,我到日喀则一个县的村里驻村扶贫,在村里夏季放牧点开展贫困户调查统计时,遇见穿着新式邮政标志服的乡邮员,骑着摩托车在草原散落的白色和黑色的帐篷间奔驶送邮件。在返回驻地途中,我们路过一块高寒灌丛草地,见他摩托车上除了收寄的邮件,还捆绑了几包帮牧民寄给在内地上学的孩子的糌粑和风干牛羊肉。天空湛蓝,白云飘浮,光秃秃的群山连绵不断,远处是几座白皑皑的雪峰,他骑着摩托车颠簸前行,身影就像奔腾的骏马,精壮有力,清逸洒脱。

时光流转,蓦然回首,我已半百。如今,看着在藏北时的青年旧照,泪眼朦胧,想起那与雪域高原邮政发展相连的燃情岁月。追昔往事,我不喟叹青春如同云聚云散,只祝福雪域高原的邮政事业未来如日照金山般耀眼夺目。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