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躺着读书(下)

□陈健全

就这样卧读,蛮好。春去秋来,还是“双十一”那天,上淘宝,意外惊见一本《躺着读书》,海豚出版社的。不用说,拍下!布面装帧的它,淡雅可人,封底还有幅美女锦衾读书图。粗翻下,内里谈的都是文人闲话,依作者周立民的自述,是为“杂览闲抄”。

入冬,天夜得早,不妨拥衾夜读抄。“窗外寒风打疏枝,萧萧,似人来。”因了书中考据详实,更兼妙语如珠,风云际会的时空场景显现出来,一个个“五四”文人生动起来。于是,“我也常常在鲁迅的冷峭、周作人的淡然、巴金的激愤、沈从文的抒情中打量着身边的红男绿女、滚滚红尘,有了历史的玻璃、往昔的倒影,我仿佛就成了一个穿越到当下的古人,有了旁观者的心态。”

乍看之下,他们仿佛神人,可崇拜而不可理解。不过,在大量“文抄”的现象下,得以深入地了解他们——理解,固然是浅层次的行为,可也是论断、思考的基础。正因如此,作为一个读者,犹望发现他们“心中的秘密”,触摸那些可爱、鲜活、高贵的灵魂,从而在更大的精神地图中为他们定位。别的不说,单一二短笺,便可管窥鲁迅“冷峭”的另一面。譬如,鲁迅先生请漂泊上海的萧红、萧军吃饭,这位大作家也不忘细心写上路怎么走:“那书店,坐第一路电车可到。就是坐到终点(靶子场)下车,往回走,三四十步就到了。”“梁园地址,是广西路三三二号。广西路是二马路和三马路之间的一条横街,若从二马路弯进去,比较的近。”诸如此类的,还不少。读到这些琐屑的叮嘱,那个老人慈父般的目光仿佛透过岁月穿过来,让我心上的暖意过后,禁不住鼻子酸酸的。

这书取名“躺着读书”,作者自谦,说,无非是摘取些零零碎碎的小材料敷衍成文,有意与正襟危坐、冠冕堂皇的读书有所区别。可是,我尽管躺着读书,看似放松心情,却不知怎的,不由想起一句:“看经典的书,看智者的书,看相见恨晚的书……我不能直直地坐着,低首而看,我喜欢仰视的角度,以表达对那些高尚心灵的仰望之情。”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