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世上又少了一个爱我的人

□吕亚琴

世上又少了一个真心实意爱我的人。父亲走后,像父亲一样指引我在人生路上前行的人,我最亲爱的大姑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如果真的有另一个世界,我的父亲一定见上了他最信任的万圣哥了,愿挚爱我的亲人们在天堂安好。

多年前一个长辈跟我们姊妹说:“你大姑丈待你们这么好,以后姑丈有事,你们一定要跑得快一点。”亲爱的大姑丈,那个午后,我突然接到叔叔的电话,说您脑溢血送医院急救,医生建议回家准备后事。我们就立刻往回赶,可是,再疾的车速也敌不过时间,您还是在我们到家前半小时就去了。您走了,天都在哭,一路风雨和我的心情一样急促。没能见您最后一面,让我抱憾。父亲生病期间、离世前后我曾有机会和您朝夕相对,您已经教给我太多太多做人的道理和做事的方法。

车到门口,表嫂说:“往常来,他都是笑嘻嘻在这儿站着。”是呵,您总是在院里站着,因着我不太娴熟的车技,您还时常不断地换位置充当“停车场指挥员”。这一次,您没在,我们急急地走到了堂屋,您清癯的面容,微蹙的眉头,和之前每一次见到您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亲爱的大姑丈,这次您没有说“丫头回来了”,以后都不会再说了,叫我丫头的人愈少了,少到近乎为零。我有诉不尽的心酸和委屈,可您就在那儿躺着,和平日里并无异样,只是任我们怎么吵闹呼唤,您都不会再睁眼看一看我们了。那个午夜,往事一幕幕:十几年前,您陪我为父亲寻医问药千里同行;妹妹上大学的时候,您为了给她买一辆性价比高的自行车先去卖场;去年,为奶奶的后事,您古稀之年身体力行。亲爱的大姑丈,您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您这一去,我真的无以为报了,连份挂念都少了去处,多想那个周六的午后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您还是在家里陪着嬢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后面的几天,不断有人来探。亲爱的大姑丈,父亲去时我尚且年轻,“大礼不可废”是您告诉我的。这一次,换了我们送您,回天乏力的我们一改平日对繁文缛节的不屑,仔细想着每一个细节,坚信这一切您都会有感知,上天也会因为我们的虔诚而对您更眷顾。大家因此都变得有些忙碌,心还在隐隐作痛,我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了,可这些日子,分明时刻都有一种情绪生拉硬拽着我,心生疼。殡仪馆的那个小窗口,您陪着我一起送走了我的父母和奶奶,之前的每一次我都在那里放声嚎啕“跟我回家”。这一回,换了我的表哥表姐们,其实我也想冲到窗口对着炉膛大喊:亲爱的大姑丈,父亲一样疼爱我的人,您一定要跟我回家。我没有那么做,我怕自己夸张的举动会惊着旁人,我怕我撕心裂肺的吼声盖过了表哥因悲伤操劳而沙哑哽咽的声音,您会因此而辨不清回家的路。我们姊妹互相靠着,泪流满面,痛到不行。

亲爱的大姑丈,那年为父亲送安,宾朋散尽,我趴在您肩上泣不成声茶饭不思。这次,给您送安回来,我没有哭,学着父亲的模样,在哥哥姐姐们的招呼下爽快地一次次举杯,诉说着心中的感恩,昏沉着回到自己的小家,倒头就睡着了。第二天凌晨,突然又醒了,陪您的这几日,让我习惯了似睡非醒。也许是酒精唤醒了我的记忆,蓦然想起那年妹婿“见家长”,您来苏州,我也是这样,学着大人的模样,和你们大家一起举杯,那个清晨我闻着粥香醒来,您为我煮了一锅香糯的米粥,还站在灶台给我煨鱼汤。亲爱的大姑丈,原谅我没出息,想到这些,我再次泪奔,只想说:我想我的大姑丈。

亲爱的大姑丈,青梅竹马,金婚老伴儿,我们知道您最不放心什么。您和嬢嬢相濡以沫,是我们的榜样。丫头既不是远客,也不是娇客,表哥表嫂也邀我“常回家看看”,您就放心吧,见着爷爷奶奶和我的爸爸妈妈,也告诉他们一定放心,我们都很好,我们会更好。

亲爱的大姑丈,您一路走好。若有来生,我们还要做一家人,我还要做您的丫头。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大姑丈 父亲 嬢嬢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