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不一样的烟火

□陈学斌

台湾歌手孟庭苇演唱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深情缠绵,声声低徊间,令人肠断。

北宋词人晏几道有4个著名的妹妹,分别是莲、鸿、蘋、云。她们都成了他的心碎,他的伤悲,都是那么憔悴,也都嫁给了眼泪。这4个妹妹后来的人生大都“老大嫁作商人妇”。

晏殊,大家都知道,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官居宰相。晏几道是晏殊的第七个儿子。可以说,小晏一生下来嘴里就是含着金钥匙的。以晏几道的门第与学养,如果他想出来做官,易如反掌。

晏公子在官场中、文坛中,都是孤独而寂寞的,但是他又必须待在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的汴京城,而不能像陶渊明似的归隐田园。于是乎,他在无法排遣内心孤闷和无聊的同时,只好寄情坊间,他的两位友人沈廉叔、陈君龙家中有4位歌女,成了他精神的后花园。

闲来无事,晏几道便常在沈、陈家中饮酒听歌。莲、鸿、蘋、云这几名妙龄歌女,聪明貌美有才艺,能歌善舞会吹箫,又都天真淳朴,没有沾染名利磕绊。

晏几道觉得与她们在一起,每天心情特爽,不需像在其他场合要时不时地打躬作揖、陪笑脸。有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便出什么样的作品。比如:李太白在唐玄宗身边就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一旦被赐金还山了,便发出“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慨然长叹!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 照,犹恐相逢是梦中。这首词写词人与一位歌女的别后重逢,那叫一个喜不自胜,那叫一个欣喜若狂,那叫一个他乡遇故知,是晏几道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之一。

词人再三再四地反问自己,我不是在做梦吧?可见他和歌女蘋儿的感情之深、相思之烈、不得见之苦。虽然他们身份地位天壤之别,但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桃李春风千杯酒也不够啊!

酒逢知己,双双不惜以身相付。

晏几道还有一首《采桑子》是这样写的:西楼月下当时见。泪粉偷匀,歌罢还颦。恨隔炉烟看未真。别来楼外垂杨缕,几换青春。倦客红尘,长记楼中粉泪人。

某一次的欢愉场所,月光如水中,词人见到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歌女。当时大家都在争相说段子,相互劝酒,场面好不热闹。没有谁去特别注目那个无名的女子。只有他,在不经意的一注之间,发现了她面上的妆粉,有泪水冲刷的痕迹。

这有多细腻的心思,这有多深切的同情,敏感的晏公子暗暗留了心,而她也似乎有所察觉,背转身子,偷偷擦匀脸上的妆。这是个不快乐的女子,这是个以泪洗面的女子,这是个被生活所逼的女子,却不得不在众人面前强颜欢笑。她的眼泪,她的心碎,她的伤悲;他看得见,他猜得透,他感受得到。他也由当年锦衣玉食的贵公子,沦落成为万丈红尘中行色匆匆的倦客。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年的风雨飘零,他始终没有忘记,当时在西楼月下,沉香烟里所看到的那个妆粉带着泪痕、不知道名字的卖唱女呢?!

这正如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所说的“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是的,家道中落的晏公子,官场失意,仕途不顺,生活潦倒,都不算是小晏真正的伤心事。毕竟他本不是一个热心功名富贵的人。他所在意的是: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他真正明白了现实世界对弱者的残忍,真正看见了人情的冷漠。

那时候他也就看见了,自己多年倾注感情的那一切,都只是一个绝望的虚空。

晏几道的狷介有时甚至于达到偏激的程度。有一年,名震朝野的苏东坡想拜见他,他直挺挺地来了一句:“我很忙,没空见你。”

当晏几道在与诸歌女周旋时,虽然避开了官场的庸俗,但是这些歌女也很难成为晏几道的知心知己,因为她们缺乏他那么高的文化修养。即便是晏几道非常欣赏的小蘋,如果她读到小晏为她精心创作的《临江仙》时,她大概也难以体会出其中高深的意境,正所谓“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