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我陪奶奶回娘家

□张立俊

全家人年纪数我最小,奶奶对我特别钟爱,每次回娘家都要我陪她一起去,一般安排在暑寒假期;奶奶知道我平时要上学,无暇陪她,只有这时有空。奶奶的娘家离我家约五十多里路程,但属两个县。以前奶奶回娘家都是由爷爷陪同,但因爷爷英年早逝,父亲又在外地工作,回娘家时,奶奶就选择了我。说句心里话,我也挺高兴陪奶奶去的,因我是个孩子,长辈们见到我,不但会买好东西给我吃,还会给我见面礼。

奶奶的父母过世早,只有舅公、舅婆一家人还在。我不理解奶奶为什么还那么喜欢回娘家,好像她的父母仍然健在似的。奶奶回去一趟也很不易,她是小脚,走起路来一歪一扭的,太费劲。奶奶并不在乎,放假一开始,一早就把我从床上叫起来:“小俊,太阳晒着屁股啦,还不起来呀,快起床,上路啦!”奶奶的话就是命令,我立即从床上翻了下来,穿上早已准备好的新衣服;这时奶奶也开始收拾起行李来,大包小包的足足有好几个。祖孙俩背着包,便开始上路了。那时没有公共汽车,走路全靠两条腿;祖孙俩边走边说边笑,倒也挺开心,走着走着,我发现奶奶就有点累了,就建议在路旁的草地上坐下休息一会儿。奶奶从包裹里取出自做的花生糖给我吃,还问我累不累,鼓励我说:“小俊不怕累,小俊是个好孩子。”给奶奶这么一说,我浑身来劲,马上随奶奶上路了,走起来像飞似的那么快。

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路上起码休息十多遍,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到达舅公家。因为年年如此,舅公一家知道我们这时会来的,他们全家早已等候在家门口。刚见面,奶奶就对我说:“小俊,快叫舅公、舅婆、表叔、表姑呀!”我立即领会,一个个挨着叫了过去,一面两手作揖行礼,乐得长辈们个个喜笑颜开,把我搂在怀里,连忙拿出钱来塞在我的衣兜里。说了声谢谢后,我就跟那些小伙伴们一跳一蹦地出门玩去了。

奶奶回到娘家,路上的疲劳仿佛都一扫而光,一点也不觉累。她一会到这家聊聊家常,一会到那家叙叙旧;有人家需要缝缝补补,她也主动去帮忙;几乎全村每一家她都去过,东家长西家短的,越聊越高兴。晚辈们见奶奶兴趣那么高,就说:“姑奶奶真行!”奶奶笑着回答说:“哪里?我只不过想你们大家高兴而已。”

舅公家虽是一般农户,但为了我们的来到,准备了很多菜肴,摆满了整整一大桌,除腊肉和羊肉是从街上买来外,其它全是家里自养自种的。舅婆是个农妇,她做菜是挺有一手的,吃起来有滋有味。

奶奶的娘家人把饺子叫做“弯弯顺”,寓意是饺子是弯的,吃在肚里主动会把弯变直,顺心顺意。家家户户都兴包饺子。奶奶是包饺子的能手,据说她出嫁前,就会包一手花色饺子,因此常有人家来请奶奶去包饺子,各种各样的馅子饺子都有,她一面包饺子,一面往锅里下饺子,饺子熟了再捞起,忙上忙下的,忙得奶奶满头是汗,她一点不在乎,仍旧起劲地干着。奶奶在娘家一刻也闲不住,平时一有空,就不停地做这做那,一直要忙到晚饭时才歇下。

我们就要回家了,舅公怕奶奶累坏身子,就说:“姐,明天你要回家了,就别再那么忙,也该休息休息啦,留点精神路上用。”这会奶奶才停止忙活,与舅公攀谈起家常来,姐弟俩一直要谈到深更半夜才休息。

第二天,表叔早早地就备了独轮车,我们祖孙俩各坐一旁,还摆着各家亲友送的礼物;表叔推着独轮车,吱呀吱呀地向前走,一直把我们祖孙俩送到家。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奶奶 饺子 舅公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