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酸甜苦辣乐在“棋”中

□孙祥虎

吾喜好中国象棋,棋龄已近花甲。虽然未及大师之冠,但称铁杆棋迷,乃当之无愧。楚汉争雄的无穷魅力,其个中滋味,真可谓旁观者迷,当局者清呵。

酸。还记得儿时观棋学棋的情形,故乡文化底蕴深厚,棋风浓烈,那时根本谈不上什么“兴趣培养”“棋艺辅导”,往往在街头路边,见有人下棋,便像磁铁吸引一样围观挤看。就是踮脚伸颈,嗅烟闻屁也乐此不疲。启蒙阶段只知道“象田马日,车直士斜”,有一次,看见红方马要吃将,黑方还在拱兵,竟跺脚惊诧,然而被讥讽斥责:“去!去!去!连蹩脚马都不晓得,小毛虫!”后来,也领悟了一些“明车暗马偷吃炮”“落子无悔”“观棋不语”之类的教诲,有时也能瞎猫逮只死老鼠,得意忘形几盘。然而大多是程咬金的三板斧,就那么几招,经常是煮熟了的鸭子照样飞上天,落得个懊恼不迭,酸溜溜的难受。

甜。难怪自古就有“棋逢敌手,将遇良才”之说,棋迷倘若碰上旗鼓相当的好手,杀得难解难分,确实酣畅过瘾。挑灯夜战,废寝忘食,当是棋迷本色。每有设擂摆台之机,任你走马灯似的轮番攻杀,朕自铁桶江山,固若金汤,而龙颜大悦。也有观棋出谋、当骑墙军师之时,左右献计,指点江山,笑傲棋枰。偏有死不服输之人,咱也能策划一个“孤家寡人”吃光子的结局,甚至来个“老头子推磨之乐”(老将被逼得在九宫打转)。偶逢棋赛夺冠,携奖而归,更是笑眯眯地谦虚:侥幸!侥幸!心中当然甜蜜蜜的窃喜。

苦。数不清的因棋误事,引以为戒。烧焦饭、喝冷粥、忘了正事、受妻教育之例,屡见不鲜。曾有过滥棋好斗,彻夜难眠之苦,也干过争强好胜,得罪“豆腐棋”领导之蠢事。最难受的当是有幸参加上档次的正规比赛,抽签记谱,用钟限时俱全,多少次冤家路窄,遭遇强敌,都下得头晕脑胀,所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从开局争先、中局谋势到残局取胜,无一不谨小慎为。尤其是对手再擅长老牛破车、死缠硬磨的话,秒表就会像鞭子一样,抽得你面红心颤,苦不堪言。

辣。曾几何时,本人自恃研读了《渊深海阔》《梅花谱》《金鹏十八变》之类,也饱尝过江湖残局的麻辣滋味。那带托儿的浑盘残局主儿,自有一伙南腔北调的媒子,争码加价,误导诱惑,请君入瓮!“脱帽”后的妙手等着,解杀还杀的骗着,云山雾罩,搞得你既输里子,又没面子,众目睽睽之下,恨不能钻地入缝。也有几次切磋过游侠高手,输得惨不忍睹。那真是步步狠辣,着着催杀,疲于应付几乎喘不过气来。

如今退休后,咱“无齿之徒”爱好依旧。借得小区天时地利人和,摆了个车棚棋摊,备棋三五副,一不收费,二不限时,三不领照,随便什么人都欢迎上场,结对厮杀。广交棋友,活跃身心,消磨时光,乐在“棋”中。其实,回首往事,真感觉人生如棋,酸甜苦辣,不过在于各人如何调适,关键乃为境由心造,知足常乐也。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观棋 残局 棋迷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