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一张旧船票的记忆

刘志平

秀丽的江海平原,有一条美丽的运河,运河河畔是我可爱的故乡,我曾在那里度过了我童年时光,是运河的水孕育了我的成长,给了我生活的力量。长大的我离开了故乡。身在他乡常在梦里把故乡探望,梦醒时一片惆怅,妻子问我:为何眼里噙满泪水?那是我在思念着故乡。

儿时的故乡,很小,很美,有点诗意,又有点寒酸,是个不见大观的小家碧玉。一条长而窄的青石板街,人称扁担街。街两边挤满了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的民房和几家零星散落的杂货铺。暮色刚临则早早关门打烊。只有一弯冷月凄凄清清,照着泛着一抹银光的青石街。

夜色中的小镇,少有灯光,没有电视,没有娱乐,没有电灯,一盏煤油灯,也要节能。只有早早入睡,在梦中听着运河夜航船那高亢的汽笛声,圆我一个去城里看一看玩一玩的梦想。

小时候的我总想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到大城市开开眼界,可那时家境不富裕,哪有多余的钱来让人去耍子。去一趟南通,昂贵的汽车票就要花去好几天全家的伙食费。那时自行车又很稀罕,又有谁肯把一辆宝贵的车子借给一个细伢呢?想去南通城只有乘坐那廉价的夜航船了,可一张船票也要一角钱,母亲能给吗?

我十岁那年,终于如愿以偿。冬天的一个夜里,天很冷,外面下着小雪,我和衣拥在被子里,像朝圣者虔诚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我不敢合上眼皮生怕错过那班船,硬撑着双眼死盯着那台老掉牙的座钟,那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步履蹒跚一步一徘徊,老是不到那个点。我终于挺不住,模模糊糊地打起了盹。蓦然间远外传来了那高亢的汽笛声,我一个激令翻身下床,拉起姐姐快步向船码头奔去。

黝黑的河面上射来一束耀目的光柱,高亢的汽笛一长二短骄傲地向人们告知它的到来。我雀跃不已,船未停稳,就窜进船舱。低矮的船舱弥漫着呛人的劣质烟味和鸡屎臭味,狭窄的空间塞满了乡村农民的鸡篓菜筐。我在窗口挤了一个位置,眼巴巴地望着舱外的夜景,只想早一点到那盼望已久的南通城。一宵未眠的眸儿,终于看到了那一片辉煌的灯火,河岸边那一字排开的长长的货运码头,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那绵绵不绝的纺织机声。那座面迎运河的巍然屹立的钟楼,大生厂标志式的建筑,让我这乡下细伢好奇不已。

运河从远古走来,历经风雨,改革开放40年,沧海桑田。故乡人填平了浅吟低唱的小河,用宽宽的肩,挺拔的腰,挑出了这宽广的大运河。运河不再古老,焕发出青春光彩,如今这满载货物的大轮船,尽可开足马力,扯满风帆,融进长江,入海出洋,连接五洲四海。

登上故乡运河上这高高的桥,凭栏远眺,望运河之波奔流到海,回首往事,感慨万千。四十年前的今天,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的田野,白昼枯草萋萋,野兔乱窜。是改革开放的号角,国家的各项优惠利民的政策,是创业者的满腔热血,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如今运河两岸,商厦酒店高楼耸立,住宅小区鳞次栉比。工厂林立,企业兴旺,名优产品,各具特色,以其精,巧,灵,美,创出了名牌,走出国门,名扬四海。

如今咱家有私家车,出门真方便,沿海高速从咱家门前过,去南通,十五分钟一刻就到,想出差想旅游,说走就走。苏通大桥,公铁连体跨江大桥与上海携手,连接宁波跨海大桥。宁通高速,沿海高速,高铁动车,纵横交错,海运巨轮深水港,南通机场银燕展翅,航空,海运,高铁,高速优势互补,相辅相成,形成一个水陆空连体的交通网络。“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唐代诗仙的梦想已经实现。

想当年为省钱深夜坐那夜班小轮船,六十里的水路,慢慢悠悠,一夜无眠,让我由衷感叹家乡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那一张旧船票我把它珍藏在心中,因为它是我童年的记忆,记载着我家和家乡交通的变迁。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