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风雨里程

□丁太如

前几天,我接到在新疆工作的儿子打来的电话:“你和妈妈都70多岁的人了,辛苦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店也别开了,那一亩三分地也别种了,尤其是别再养猪、养蚕了,现在日子又不是过不去,想打牌就打打牌吧。”

其实,每次三个儿子都是这样劝说我们,我知道他们都很孝顺,但他们哪里知道,我这个和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农民,可以说与脚下的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况且我们现在还都能够动,也不想为小辈增添负担,有时候想想干点活权当锻炼身体。

记得十几岁的时候,父亲不让我上学,让我跟他学理发的手艺,还说什么“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我只得含着泪,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上了三年的学校。也许是命该如此,我学徒刚刚出师,父亲就离开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就靠小脚母亲变卖了那一点嫁妆后维持生活,拉扯着我和妹妹。

那时候生产队开食堂,大伙都吃大锅饭。年轻的我每天到生产队干活,一个劳动日才能挣到几分钱,回到家中,我就帮助别人理发。过了几年,我结了婚,连着出生3个儿子,在生活上更加困难。尽管理发的单价已经涨到了1毛钱,但还是难以维持生计,常年缺粮缺草,吃了上顿没下顿,总是为吃不饱饭而犯愁。就这样粮食不够吃,只能用胡萝卜凑数。记得那是1980年底,媳妇的腿突然不能走路,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这时,大儿子主动提出不上学啦,帮助我干家里的活。我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儿子,你现在不上学,将来能有啥出息?”但是,他还是坚定地辍学了。当远在新疆的大哥知道此事后,给我来信说要帮着培养一个儿子,尽管当时母亲、妻子都不愿意,但我还是狠心地将大儿子送上西行的列车……

我们这儿是1984年分田到户的。好像是一夜春风来,媳妇的腿也好了,我们俩就这样每年养几十头猪、几百只鸡,可谓是忙得没有白天黑夜,我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只要勤劳就能够致富。不到几年的时间,我们这个家庭就彻底脱了贫,饥饿贫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我家也由最初的三间草房,改成了砖瓦房,到现在的两层小洋楼,内心别提有多开心。现在三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出行都有了自己的小汽车。大儿子在他伯父的培养下,成为一名公务员。老二搞装潢,年收入也达到10多万。小儿子传承了理发手艺,自己开了个店,兼营农用器材修理等好几个行业,受到左邻右舍的一致好评。

现在我老了,以前理发的老主顾依旧会找上门来。我也就农忙务农,农闲干着老本行。这风风雨雨几十年,让我彻底感悟到了“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这个道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陆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