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老瓦房,无尽的乡愁(下)□吴光明

当然,老屋内的蛇也特别多。它们常盘绕于梁、檐、墙缝、瓦楞等处,有时会钻进藏粮的缸、坛等内,有时还会从梁上掉到人的肩上,但从不咬人。长辈们视它们为家蛇,认为它们是平安、丰收或子孙兴旺的吉祥物,叮嘱我们不准伤害、只能驱赶。有一天,我挑猪草回到家,推开老屋大门,只见一条一两米长的大蛇盘立于堂屋正中的地面上,头高高地向上昂着,两只圆睁睁的眼睛直盯着大门口,“呀!”我一见吓坏了,拔腿就跑,正好撞见回来的母亲,她不慌不忙找来一根小竹竿,轻轻走到它面前,像对小孩子一样说:“畜牲,你怎么蹲在这里?还不赶快跑!”它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然后慢悠悠地钻进后墙角的一条裂缝内。说来也怪,从我记事起几十年间,我从未听说过老屋房内蛇咬人的事儿。

因为两家人进进出出比较频繁,老瓦房的大门一般都不上锁。我的小伙伴们都认为这里来去自由,因而最喜欢来这里玩耍。我们成群结队、一拨一拨围着老瓦房追逐打闹,钻进老瓦房内捉迷藏,从这个房间窜到那个房间,床底下、桌子内、米柜里什么地方好钻就往什么地方藏。叔叔的奶奶嫌他们闹腾,常常迈着小脚拄着拐棍驱赶他们,可他们刚走一会儿转身又跑了回来。有一回,调皮的二狗子藏到我家的米柜里被豁嘴唇的男孩儿用树枝当插销将柜子锁上,然后喊走了其他小朋友,二狗子哭喊到筋疲力尽,幸亏有大人回家取农具才救了他一命,老太太见状,眼一横头一转:“憋死他!”我还喜欢在夏天看瓦片上下着的大雨,能听到“哗啦啦”雨水撞击瓦片发出的美妙共鸣声,能看到那粗大雨滴飞溅在屋面上形成一片朦朦胧胧的雨烟和瓦楞间生长的小草挺立在雨中的欢快摇曳。此时,我更喜欢在雨中等“天水”,待到雨水顺着瓦槽流淌到用毛竹劈成两半的“过漏”中再往下流时,便拿出家中的大小盆、桶穿行在屋檐下,直到盛满大大小小的缸坛。雨过天晴,被雨水冲刷过的屋面尤显洁净明亮,那些青黛色瓦片在阳光下更加熠熠生辉。

也许我们两家人都知道珍惜共守一座老瓦房的别样生活,数十年间和睦相处,尤其喜欢在老瓦房内聊天。白天忙农活儿没时间聊,就在晚上睡前聊。女人们在各自房间一边忙着手中的针线活儿,一边提起嗓门儿“喊话式”聊天。有时为了说说知心话或透露透露小秘密,“喊话式”不适合,就互相串过房门,往对方家老式画板床的床沿、床头柜上一坐打开话匣就聊起来,什么村子里谁家媳妇怀孕了,谁家一头猪卖了多少钱,邻村李驼子的儿子有出息当上村干部了,李瘸子偷东西被抓了等等,天南海北无所不及,直到哈欠连连都想睡觉为止。

记得改革开放后,两家人商定拆除老瓦房各自重建自己的新家园时,我的情绪就好像不安起来。开拆的那天,我站在老瓦房前看着请来的帮工们将一篓篓瓦片从屋顶上传下来和将结结实实的砖墙敲成一块块时,一股股带有苦涩的失落感情不自禁地从心头掠过。从此,虽说每次从城里回到老家看到村子里越来越多的楼房,开心之余还是感到少了点古色古香的味道。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