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老瓦房,无尽的乡愁(上)□吴光明

在那个农村基本都是清一色草房的年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家与紧房叔叔家除了各自的草房,还共同享有三间青砖青瓦的老房子。由此给在这里呱呱坠地、打打杀杀的我的儿时生活平添了几分美好时光。虽说老瓦房随着时代的变迁早已消失,可它却一直是进城数十年的我心中无尽的乡愁。

老瓦房虽只五架梁,却有着鲜明的民间建筑艺术特色。其结构一环套一环:砖石根基,青砖墙体,墙上架梁,梁上横檩,檩上钉椽,椽上铺望砖,望板上摊泥,泥上覆瓦,房顶叠脊。你看,那屋顶上的瓦片层层叠叠地铺在坡面上,屋脊中央盘坐着的二狮戏球和左右两头昂扬着的大龙头砖雕,屋檐下垂挂着带有雕刻的蝙蝠瓦当,彰显出老瓦房的祥和神韵和古典之美;那选用棱角分明、表面光滑的小青砖,抹上用石灰、糯米汁等搅拌成的“黏合剂”,采用平砖叠砌而成的青灰色砖墙上,镶嵌着一条条乳白色砖墙线缝,你会领略到老瓦房的厚重坚实和线条之美;那立柱、横梁、顺檩以及房间相隔的板壁等材料清一色都是不会变形的优质杉木,而且它们之间的连接没有一钉一铆,均采用榫头与榫眼相吻合的传统工艺,一看你就会佩服老瓦房的紧凑结构和工艺之美。整个房子通风透气,冬暖夏凉,庄稼人说,能住上这样的瓦房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听父亲说,老瓦房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传到父辈时兄弟三个分家,爷爷奶奶让他们抓阄儿,说谁得到了一间半瓦房,锅碗筷子、钉耙锄头等其他家产什么都没有,结果父亲运气不错如愿以偿。我们家和叔叔家合住,以中间堂屋靠后墙处两张高矮、大小一致的木质粮柜对接处为界,堂屋内一般都不准摆放其他东西,两家人都自觉遵守老祖宗的“家规”,从无“边界之争”。

村里人习惯称这房子为“老瓦房”。至于老瓦房有多老,只是我在10多岁时听紧房80多岁的老太太说过,她说她年轻时公公婆婆告诉她这房子就有上百年了。到底多少年,谁也说不清。庄稼人从早到晚在地里忙活,好像懒得在这些方面去花时间,他们只管住罢了。不过,有一点我清清楚楚,老瓦房堂屋内两张大粮柜上一字儿排开摆满了老祖宗的牌位,牌位前摆放着一排蜡烛台,逢年过节老瓦房所在的偌大宅地上,十几家辈分相差悬殊的吴姓族人家家户户都端着供品,带上纸钱、蜡烛,与儿女一道前来祭拜,过大年时还在房前高高的杉木柱上升起一长串点亮的红灯笼,在夜空中格外耀眼,方圆数里开外的乡邻都能看到。显然,整个宅地上的吴姓宗族的老祖宗都供奉在这座老瓦房里,老瓦房的历史怎么说也称得上久远了。

老瓦房位于村庄最西头,坐西朝东,一条小河从它的背后流淌而过,屋后陡峭的岸边坑坑洼洼,布满了洞洞眼眼,常见鼠蛇等动物自由自在地从这里进进出出;岸上长满了茂密的竹子和树木,这里是鸟儿们的天堂,从早到晚都能够听到它们悦耳的歌声。每当春风拂柳,成群的燕子又回到老瓦房。倘若老巢需要更换,它们便忙碌起来,你叼一缕柴秸,我啄一团软泥,来来回回穿越在老屋的大门口,不消几天工夫,一个个精巧别致的窝巢便呈现在屋梁上,真是巧夺天工,让人叹为观止。有了家园自然也会享受,只见它们在门前菜地上飞来飞去,一会儿凌空盘旋起舞,一会儿俯冲至菜园捕食,累了便停落在树上唧唧地呢喃。当然,鸟粪也不免会洒落在地面上,有时正巧洒落在尽兴嬉戏的小朋友头上,有人急了拿起竹竿就要捅它们的老巢,这时在场的大人会毫不犹豫加以阻拦:“记住:不准捅燕窝,也不准掏燕蛋!燕子是吉祥鸟,会给家里带来好运的。”因此,老瓦房内的大梁和二梁上一年四季都挂着好几个燕窝,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称赞不已。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