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栖霞岭32号□彭 伟

季夏泛舟西子湖畔。木船从三潭启航,缓缓地驶向苏堤的北端:岳庙。望着满目的花红叶绿,我的心却已飞上了魂牵梦萦的栖霞岭32号。

上岸,首入眼中的景致正是宾虹老叟的黄铜立像。他戴着圆圆的眼镜,手持铅笔画册,全神贯注地速写湖景。西湖点缀了他的画笔,他点缀了西湖的梦。黄宾虹一生“醉爱”西湖。尤其是55岁那年,他携夫人来湖赏雪,希冀“最好家住杭州”,甘作西湖老画师。1948年,黄宾虹应邀来杭执教,徐悲鸿挽留,他笑言婉拒:北京没有西湖。来杭后,他的心愿终了,卜居栖霞岭19号,后迁32号,去西湖一牛鸣地。

穿过曲院风荷,沿着岳庙的赤红后墙,踩着古朴的石板小道,踏着傅雷、夏承焘、李可染诸多名流的足迹,我向栖霞岭的半山腰踱去。不比三人是黄先生的知音、友人、学生,但我对先生也有好感。研读家乡文史,我意外地发现黄宾虹不仅与如皋柴湾黄氏同宗,留下了“我拟柴湾问宗胄”的诗句;而且数次赠画冒广生先生,精心绘画了《水绘园图》。怀着淡淡的乡情,我已行至栖霞岭32号。这是一座正方形的独门小院。透过圆门,院内生机勃勃,草木葳蕤,一座黄宾虹的白色坐像位于园中,远远望去像他的一帧旧影:题眉是沙孟海先生的行楷大字“黄宾虹纪念室”,照中人倾坐在石上,笑容可掬地仰望天边的云朵。黄先生是和蔼可亲的,他的笑容不仅给予天空,也给予讨画的人。不慕盛懋,而学吴镇,他的笑才这般怡然自得。

走近主楼,一层共有三间。近处是一间画室,外墙挂有绿色牌匾“画家黄宾虹先生纪念室”。室内窗明几净,墙上是一帧先生的遗照。多年前,画家周昌谷常常来此独坐,怀念黄师,只是他笔下室内的巴慰祖的一副对联,如今了无踪影。幸运的是,画桌如旧,上面盖着一张白毯。古朴的笔架、秃头的毛笔、浮香的黑墨、花青的颜料、秀润的砚台,一一俱全。望着瓷制笔筒,至今墨迹斑斑,眼前不禁浮现出黄先生阒然自画的景象:白发老者手握毛笔,像黄公望那样“无一笔不从口出”,放入口中蘸一蘸,咬一咬,再画一画。一时间,纸上水墨洇染,草木纵横,西湖若梦,已入化境。直至晚年,黄先生的绘画作品依然不为人解。即便如此,他在这间斗室中绘出人生中最后的数千幅画作。除去坚韧勤勉,我对先生书画的崇敬滥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邮局邂逅《黄宾虹作品选》邮票,心中私语:山水画作,黑糊糊的一团又一团,居然上了邮票,肯定是大家名作。本世纪初,我在域外跳蚤市场偶得黄宾虹签赠邓尔雅的印谱数册。书上留下了两位书画家的墨宝,于是从收藏到仰慕,我盼望走进先生的旧居。

另两间是相连的客厅、卧室,我可以入内参观。室内摆放着桌椅和床。墙上挂有多幅黄先生晚年画作的复制品。其中一幅配有对联:“驹影日轮宝白璧,龙文星剑铸黄金”,落款“壬辰宾虹年八十有久集古文字并书”。这对金文书作用笔朴实,别具一格,更是书者笔耕不辍的真实写照。上联“驹影日轮”正是老人只争朝夕,勤奋耕耘的佐证;下联“龙文星剑”可指他从事书画的秘笈“黑墨金石”。正因如此,先生的书画如今已是“白璧黄金”了。

栖霞岭32号,已无画作真迹,但是见证了黄宾虹先生成为画坛大家的历程。在中国文化范畴中,“大家”须是德艺双馨,而且德前艺后。先生遗愿,毕生所绘书法画作、所藏古印旧书全部无偿捐献。回首作别栖霞岭:小楼寂寞,大家孤介,却为画坛留下了无数的艺术瑰宝。

QQ图片20180903143951

黄宾虹故居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