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小姨静静

□周一萌

她是我的小姨,母亲最小的表妹,虽是长辈,也只比我大六岁。我出生那天,她从幼儿园放学后去看我,无比骄傲地宣布,有人叫她小姨了,一边从小围兜里掏出两块钱说是给我的“叫钱”。然而,从小到大我很少唤她一声小姨,都是学着大人喊她静静。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她并未人如其名:静如处子,倒是常常动若脱兔,很有趣。

小时候,我的曾外祖母总会牵着她抱着我,去如海河边看大船,河边都是沙泥。她会乘着曾外祖母不注意,抓一把沙泥给我玩。玩得我满身都是沙子,曾外祖母哭笑不得,一边帮我换衣服,一边责怪她捣蛋。儿时的记忆中,与静姨相伴的日子很多,有趣的事情更是不胜枚举……她教我用吸管吸果冻,让我把吸进吸管里的果冻抽出来,放到鼻子下方,把它们吃了……寒假的早晨,天气寒冷,室温不高。我们想躺在被窝儿里看会儿电视,可谁也不想下床开电视,静姨小脑袋瓜子一转问我:你家屋后有没有竹子,回头找个足够长的竹棒儿来轻轻一捣,以后不就方便了嘛……

静静有的不只小聪明,她还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假期里妈妈常常把我放在姑婆家小住几日,在我吵闹想要回家的时候,静姨总会给我一些惊喜,有一次她翻出姑婆的针线布包,找一块蓝色的纯色布剪剪缝缝做成一个心形的小口袋,从别的花布上面挑选几朵好看的花剪下来,一针一线地缝在口袋上,再剪下香烟盒子硬纸板衬在口袋里缝上,最后给口袋装上带子,装上几分钱硬币,一个荷包便做好了,我也破涕为笑了。当时男孩头的我特羡慕扎羊角辫的小姑娘,我把这个心事告诉静静,她便把自己的大头花改造成两个小头花,再用发油、梳子等道具给我梳了个小哪吒头,一直到晚上我都舍不得拆,看着月光下的影子,我仿佛已经实现了扎小辫儿的梦想……

还有很多和静姨的美好回忆,一言难尽……幸运的是,毕业后我们都没有远游,还在家乡的小城工作生活,我们的孩子也如我们当年一样一起嬉戏,我们偶尔一起回忆起那些在曾外祖母家的点点滴滴,安静的院子、纱布蚊帐、床上的大西瓜……如有时光机,我们真想穿梭回去看看……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