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渐行渐远的风箱□包宏龙

最近还乡,路过邻居老奶奶家,听见屋里传出很有节奏的“呼拉、呼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循声走进屋去,看见老奶奶坐在土灶下,正一个劲儿地拉着风箱煮着什么,心里忽然有所触动,思绪涌动……

我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打从记事起,我就记得我们家的土灶边不离一个风箱。事实上,几乎每家每户土灶下都有一个风箱。家家户户烧水、炒菜、做饭,都离不开风箱。每天一早,当公鸡开始打鸣的时候,总能听见自己家和邻居家各种各样、或大或小、或粗或细的风箱声。我小的时候,总是被父母拉风箱的声音从梦中唤醒。这个声音,与狗叫鸡啼、鸟鸣羊喊,勾勒出一曲美妙的乡村清晨亮丽的风景,别有一番情趣。

据记载,风箱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风箱,是我国人民劳动智慧的结晶。它虽然难登大雅之堂,却是百姓生活家家户户不可缺少的好帮手。年轻人结婚成家,风箱也是必备用具。

我小的时候,一般是父亲或母亲先帮我将“锅堂”里的火点燃,然后就移交给我,然后我添火、拉风箱。我小时候很喜欢拉风箱,一有空就钻到灶台底下,拉得一头劲儿,拉得回肠荡气,拉得有滋有味……那年腊月,家里蒸馒头,左邻右舍也来我家一起蒸。这样,量就大了。我的任务就是烧锅、拉风箱。起初没觉得怎么,待几笼下来,我的胳膊就由酸变痛,渐渐就抬不起来了。母亲给我指点说,拉风箱要用巧劲儿,要长拉短放、快拉慢推,这样才能使火焰匀称而又不费柴禾……她还说,拉风箱还要看是炒菜还是煮饭——炒菜需要急火,就要快拉风箱;煮饭需要文火,风箱就要先快后慢。想不到,一个看似简单的拉风箱,竟然还有这么许多的技巧和学问。

我大哥学习成绩很好,但由于受“家庭成分”影响,刚念完“农中”(初中)就不让上学了。舅舅就介绍他跟了一个师傅学木匠,聪明的大哥学到一年多(通常要三年)就“出师”了。记得大哥帮我们家做的第一个家具就是风箱。我们家原来有一个风箱,据说还是我爷爷手上传下来的,不仅黑不溜秋的,而且非常小,拉出的风也不大,父亲早就想换掉它了,现在大儿子会做这活计,就天天催,月月催。大哥被他催逼不过,只好利用一个空闲日子在家做风箱。

其实,风箱做法并不十分复杂。但做风箱的各个环节要求很高,并不是每个木匠都能做的。首先选用木料就很讲究,拉杆大都用硬杂木,箱体大都用梧桐木。从下料、刨平、拼版、烤板、严缝,一整套程序都必须十分仔细。这样做出的风箱,才能不开裂、不变形、不透风漏气,还结实耐用。风箱里面的风扇(类似活塞的功能)更要做工精细——风扇要用鸡毛紧紧地箍成一圈,放在风箱里面不能大,也不能小,柔软的鸡毛既不能影响风扇的推拉,又要起到封闭的作用。

听哥哥说,他师傅做的风箱,因轻巧耐用,价格公道,在四里八乡都很有名声……据哥哥“吹牛”,他做的风箱,比师傅做的还好,所以好多人家要做风箱都只请他,不请师傅。他说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反正我们也不太懂,就由他“吹”去。不过,后来有一点让我相信大哥没有“吹牛”——那个风箱用了十几年,直到1983年10月我参军入伍了,家里还在用……

在部队服役十几年,我家里的变化太大了:姐姐们均已出嫁,大哥在江南沙洲县(如今的张家港市)一户人家做家具,某天晚上睡下第二天就没有醒来(据说是脑溢血),家里那只他精心制作的风箱也不知去向……其实,人们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家已经拆掉了土灶,取而代之的是清晰明亮的现代灶台。蜂窝煤炉、液化气、电磁炉等相继进入寻常百姓家——一个用风箱的时代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如今,在城市里只有博物馆内才能见到风箱;在农村,也很少有人家再用风箱了。这是时代的变迁,也是发展的必然!

说到风箱,我们家乡如皋还有一句民间歇后语:老鼠钻到风箱里——两头受气。听到这样的歇后语,现在的孩子多半会一脸茫然,难以理解为什么。因为他们大都没有见过风箱,也没拉过风箱,更不知道风箱的结构和原理。

光阴似箭。如今,风箱面临淘汰,历史上遗传下来的风箱制作工艺也面临失传。但那个年代,那些人物,那些物件,那些故事,却永远在我心里擦不掉,也抹不去!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