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我的党员父亲

父亲去世两年了。作为曾经的老党员,老生产队长,他对党一片忠诚,满腔热枕地工作,直至他双目失明。晚年他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顾,每天还通过听收音机来关心国家大事,家里的大事小情还要发表发表意见。他没有退休金,却时常催促我们替他按时缴纳党费。谁要是和他说 ,“这么大年纪了,你又没钱拿,就不要再缴了,又不缺你一个党员!”,他会愤怒,甚至发火。大前年,他88岁高龄时也如此。

上个世纪50年代初,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消息不时传来,曾历经如皋两次解放的平民百姓,搞不清楚情况,心里害怕,而我父亲却在那时入了党,并成为如城宏坝大队8队队长,那年他23岁。

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队长的权力还是不小的,但我父亲就是一个一心为公的人,从来不谋私利。我们姐弟4个不仅没有沾到半点光,甚至还比别人家的小孩吃更多的苦。因为,凡是别人“关照”我们一下,都会被他严厉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