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香香的端午节

□吕亚琴

东坡居士一阕《浣溪沙》写尽端午佳节的习俗: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 。佳人相见一千年。“端午浴芳兰”诗人所说应该是沐浴,“彩线缠玉臂,小符挂云鬟”,我每每好奇那挂于发髻间的是香袋做成了步摇, 还是步摇做成了香袋?

总之,端午节用“香”就对了,不知是因过节要祭祖才沐浴,还是因为端午时节天气本就开始热了。小时候条件差,好像谁家也没有浴室, 基本上都在盆里洗澡,很大的木盆,对于尚且是孩童的我是阔大的,也是欣喜的。记忆中除了大冬天蒸完馒头在热气腾腾的灶房洗澡,就是 每年夏天都是从端午节才开始洗澡的。

“兰汤”,太过雅的说法,其实用的是河滩上拔回来的艾草,许是怕药味太重,细心的母亲会加进一些藿香薄荷类的“香叶”。通常这一天 家里都是先将所有的暖瓶全部灌满热水,再用大铁锅烧上水,艾草香叶泡在木盆里,然后不断地往盆里掺进热水。昏黄的灯光,氤氲的水汽 和浓浓的草香混合一起,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膝盖、耳根、后背,母亲一一利索地搓过,抹干身体穿好衣服的那种“身轻如燕”的惬意, 夹着若有若无的药香,这就是记忆中妈妈的味道,“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母亲用蕙质兰心的爱意将我浸染,让我回味至今。

端午节的香最主要的就是艾草菖蒲,记得每每到了端午节,家里都是要认真地打扫一番的,然后在条几(其实是米柜)上的佛像和祖先跟前 放上艾草菖蒲。小时候并不知道这一习俗的由来,只觉得那淡淡的艾草的清香就是端午的味道。后来竟发现所有的传说都有相近之处:水怪 想淹一些地方用来做他的地盘,神仙怜悯百姓,于是砍了艾草和菖蒲做成宝剑,先去找水怪决斗,在经过了几天几夜以后,神仙终于胜出。 水怪答应神仙,只要是神仙的子孙,那它就不去侵犯。他们就说定只要在墙上挂艾草和菖蒲的人家,那就属于“神仙一族”,没有的,那就 归水怪所有。而在端午当日,家家户户都挂出了艾草菖蒲,水怪无功而返。

端午节吃粽子似乎是全国通用的习俗,家乡的粽子是用箬叶包的,里面的内容却丰富得很,有鲜肉的、蛋黄的、赤豆的、豌豆的、蜜枣的… …形状也是“花样百出”,四角的、牛角的、小脚的、枕式的、“斧头”的……件件犹如赏心悦目的工艺佳品。箬叶也是河滩上摘来的,青 青香味飘着自然的味道,更溢出家乡的味道。铁锅煮着的粽子,里面一定会放几个咸鸭蛋。

香袋,是随身挂着的,谁的香袋更大更漂亮一些,自然而然就是一种“身份”的体现。较之现在街面上琳琅满目的工艺品,我们小时候的香 袋显得有些粗糙简单,但那里装满了爱:装饰、祈福、驱蚊防虫。

家乡的端午节是有着双重意义的,既要祭祀,也要吃好喝好,饭后还得“踱午”,那清香从每家每户汇集到集市才是真正的节日的热闹。

这样的节日究竟过了多少个,想不出来。想念,和母亲一起的端午节,思念,那一缕缕挥之不去的香味儿。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