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又见蟾蜍

□陈正言

小时候,有点厌恶蟾蜍,蟾蜍俗称癞宝,又叫蛤蟆。小小身躯,灰黑色皮肤疙疙瘩瘩,眼睛突出在头部两侧,不太招人喜爱,所以又叫癞蛤蟆;它有两只健壮的后肢,一跳几尺远,怪吓人的,只有腹部皮肤比较平滑泛白。那时蟾蜍很多,春末至夏秋季雨后,蟾蜍就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路边,田边,天井里,两三只、四五只,也有成群结队,鼓起两腮和两只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四处觅食,我见了总是躲得远远的。其实,蟾蜍是安分守己的,从不攻击人,即使捉住它,也不反抗。没有一个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它主要是吃小虫,尤其是害虫。

我对蟾蜍的幼虫——蝌蚪情有独钟。那时候,生态环境好,每年春天,如城的河边浅水处,都是满满的黑色蝌蚪,不到一厘米大小的椭圆形身躯,拖着一个小尾巴,到处游动。有人说这是在找妈妈,于是就有了儿童电影故事《小蝌蚪找妈妈》。不过这个妈妈不是青蛙而是蟾蜍。农村小河、池塘多,蝌蚪就更多了,它们的妈妈半是蟾蜍,半是青蛙。

两周以后,小蝌蚪长出四肢,脱去尾巴,变成小蟾蜍,开始只有蚕豆那么大,纵身一跳,上岸了,很快渐渐长大。我那时常常蹲在河边用一个装着水的小瓶把蝌蚪捉了放进去,养着,细心地观察蟾蜍的成长,感到奇怪。学习动物学后,才知道这就是两栖动物的生活史。

城里人与蟾蜍友好相处,不去碰它,任其生长繁殖。可有的农村人却不是这样,捉青蛙剥了皮到市场去卖,用蟾蜍冒充青蛙,成了餐桌上的美食,其实这是自毁生态,谁去捉害虫呢?但有些农夫捉蟾蜍却是为取药,并不伤害它。

西大街鱼市口西边有个中药店叫诸葛实裕,是全城最大的药店,不仅按中医处方配方中药,加工中药,还收购中草药,如桔子皮、龟壳、杏核、桃核等,我那时常把这些吃剩的“废物”拿到店里换几个小钱。有一次,我走过这家药店,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农民,背一布袋东西,在门槛上一坐,打开袋子,把我惊呆了,原来全是蟾蜍,足足上百只,在里面蠕动、跳跃着,试图挣脱逃跑。只见那农民拿出一个小罐放在地上,左手捉住一只蛤蟆,抓住两前肢,右手拿一把小镊刀,在蟾蜍两眼背侧一捏,只听啪啪两声,一点白色黏浆就附在镊刀上,而蟾蜍皮肤上并无痕迹,然后他将蟾蜍放生,只见蟾蜍快步跳跃钻进路边阴沟里,一会儿就不见了,当一袋蟾蜍捏完,小罐里已装了不少黏浆,这就是蟾酥,俗称癞宝浆,是蟾蜍耳后腺体分泌物,名贵中药,六神丸的主要成分。每两价格十多元,这在当时已是大价钱了。为防止掺假,药店要求当面取蟾酥。据说一百只也凑不到半两,农夫捏蟾酥时,引来大批小孩围观,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农夫技术娴熟,下手准,从无捏空,我放学后常跑到那儿看,渐渐对蟾蜍不厌恶了。

近几十年,由于环境变化,蟾蜍看不到了,雨后也难觅其身影,连青蛙也很少,春天河水里蝌蚪也消失了。很多孩子甚至年轻人恐怕连蝌蚪也没见过,哪有小蝌蚪找妈妈那种感觉?没有了它们,蟾酥到哪儿取?我有时感到很惆怅。

不过近几年情况有了变化,河边的工厂都迁走了,河水也清了不少,河边植树种草,生态环境好转。环境好则万物兴,有时在雨后小区的草坪旁,农村的田边都能看到几只蟾蜍正在跳跃,我看了倍感亲切,常常目送着它们渐渐远去,还是那样的蟾蜍,好像又回到青少年时代。前些天我在水绘园的一条小河里见到了成群的蝌蚪在游弋,孩子们在河边捉蝌蚪,和我小时候一样,我感到万分惊喜,这是水环境改善的信号,蟾蜍和它的儿孙又归来了。我常祈愿周围环境逐渐恢复,所有河水都清澈,小蝌蚪又会在河水中快乐地成长,愿所有生命都有一个自己的生存空间,还一个生机盎然、万物复苏的大千世界,让蟾酥再次为人民健康服务。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蟾蜍 蝌蚪 蟾酥
责任编辑:lunan
0